morning味の棒棒青

Where are you now?

【宣传】年末大逃猜

文风看不出,粉少不怂 ฅ( ̳• ◡ • ̳)ฅ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和催稿大队亲友集团联姻联文啦!


本次大逃猜由催稿大队亲友集团与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联合策划,文章分别发表于LOFTER催稿大队亲友集团和LOFTER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两个官方号。


所有详细内容由两组协商决定


活动持续时间:2018.12.16——2018.12.31晚23:59


活动规则:


1.所有人的文章采用匿名形式,文章由每组收稿人发布在不同组主页


2.催稿大队奖惩为,被狙中最多的人写一篇被狙中最少的人×被狙中最多的人的cp同人文,是否车由前者决定


 


接下来是参与名单!


 


【催稿大队亲友集团】


祁寒太太 @祁寒想锤爆蓝胖子狗头 


初倾太太 @雏夏倾心—夏初倾 


青自太太 @morning味の棒棒青 


萧儿太太 @孤筠独萧 


江凉川太太 @平面解析几何 


洛祁澈太太 @洛祁澈. 


总负责人: @洛祁澈. 


收稿人: @苏言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


亓欢太太  @月更沙雕亓欢酱


江予太太 @西湖莼菜汤 


离言念太太 @疯狂减更离言念 


沙茶面太太 @沉迷德普无法自拔的沙茶面 


沈槐序太太 @沈槐序 


百里莫邪太太 @百里墨邪 


总负责人: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 


收稿人: @洛祁澈. 


 


策划:催稿大队亲友集团审核组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管理组


宣传: @荣耀纪时活动企划组 


2018/12/16

【原创/忆旧事】吾妹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难得写原创,大家多提提意见哈

※小白笔渣,不喜勿喷

我的妹妹从一出生,就与我形影不离。

大人们都以为,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不是我的爸爸便是我的妈妈。事实上,我对世界的第一印象,就是我的妹妹对我笑着。

妹妹和我关系很好。我们从来不打架,也没斗过嘴,更不会有什么抢东西之类的现象。

我爱我的妹妹,什么东西我都想分一半给她。宁可她有的我没有,也不愿意她没有的我有。

当我开口说第一句话时,我也是说的“妹妹”这个词。大人们都很惊诧,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这个词。

到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这孩子是个天才。

我并不是天才。我只是喜欢和妹妹在一起玩的孩子,和千千万万的孩子没什么差别。

当我渐渐学会了说话,我跟大人们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的妹妹真好。”

他们一听,先是愣住了,随即哈哈大笑。

一个大人拍着我的肩膀,一边笑一边说:“青自啊,你是不是太想要一个小妹妹陪你玩啊?让你爸爸妈妈再生一个呗!”

其他的大人听了这话,笑得更开心了。过分的是,爸爸妈妈也笑了。

我很生气,大声争辩着我真的有一个妹妹。他们没有理我,拉着我回到房间,自己又出去找人闲聊一些没用的话题去了。

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妹妹在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脚。突然,她提议说:“我们来玩游戏吧。”

我点点头,说好。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和大人们说过我有妹妹这件事。与其听他们没有营养的笑声,还不如多和妹妹玩一会,玩我们心爱的游戏。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妹妹可以不吃饭。她好像不知道累一样,一直在玩,玩着地上的石子,玩着空中的尘埃,甚至是一个人坐着,什么事也不干,静静地度过几个小时。

我也尝试过一顿不吃饭,结果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不仅尝到了肚子饿的滋味,还有父母的责备。

即使我再羡慕妹妹,我也没敢不吃饭了,一天三顿,一顿不少。

再大一点,我开始读书习字了。妹妹就坐在我旁边,我读多少,她读多少。

有一天,我在书上读到这样一句话:“成功的人,两个中只有一个。”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于是问妹妹:“你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吗?”

妹妹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还是去看沙子里的小蚂蚁吧,它们很可爱的。”

也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对她发火:“你又不要读书,不要学这些东西。就我要学!”

我被自己吓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对她发火,明明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她也被吓到了。但她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坐在我的旁边,不啃声。

那天后,我们俩的关系一度陷入冷战。每次我抬眼看她时,她都是摆出一幅忧伤的模样,可怜得像刚出生的小兽。

而且,她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似乎再睡下去她就不会再醒了。

我的预感成真了。

我的妹妹,就此长眠。

我哭啊,闹啊,拼命跟她说对不起,她都没有醒来。

大人们很生气,他们不明白我大半夜不睡觉而且又哭闹不已。把我狠狠按在床上打了一顿后,我屈服了,乖乖睡觉去了。眼角还挂着没擦干的泪滴。

第二天,我起了个早,看看妹妹是不是跟我开了一个玩笑。她睡着了,不肯搭理我罢了。

不,她仍然睡着,睡得很香,很香,没什么能打扰到她。

从大人们嘴里听说,这好像叫“死亡”。死亡的人,要举行葬礼,然后让他安睡在大地中,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还要立一块牌子,告诉过路的人这里有人在睡觉。

妹妹的葬礼很简单,只有我一个人去了。我挖了一个深深的洞,把她放进去,摆一个舒服的姿势,她好安心睡觉。

要立牌子了。我看见过大人们做过,上面写着在这里睡觉人的名字。

妹妹没有名字,那时的我也不会取名字,只好在上面写道:“我妹妹在这里睡觉,请不要打扰她。”

长大了,我懂得了很多事,包括小时候不理解的死亡。

而且,我知道,妹妹其实有名字,我不知道而已。

现在的我,终于知道她叫什么了。

童真。她的名字。

随笔我带着写写,只为练笔,接受意见,不接受任何ky,谢谢。

说实话,写这篇文的时候,我一边哭一边写的。

什么都回不到过去了。

不想把我的负面情绪带给任何人。珍重

【黑遍全联盟】论用秋葵唤醒黄少天的各种方式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沙雕段子,应该是喻黄为主,all黄为辅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黄少天喜欢赖床,不是个秘密。

用蓝雨经理的话来说,就是不健康的,要克制。

于是,可怜的黄少就被n多人轮番轰炸,恋恋不舍地离开温暖的被窝,回到冷冰冰的电脑前。

起床也就算了,偏偏还要一大早起来就看到某个绿乎乎、丑里吧唧、难看到炸而且极其难吃的秋葵!

今天,我们就来扒一扒,那些用秋葵唤醒黄少天的各种方式。

先说自家人的。

【喻文州】

喻文州的方式是比较温和的,仅仅一个早安吻罢了。

当然,前提条件是,忽视他嘴中的秋葵。

偷偷吻一下爱人,把秋葵送进他的嘴里,不仅人醒了,不吃的秋葵也吃了。

一举两得,多好。

来自心脏的微笑.jpg

(黄少天:mdzz,是谁把我家亲亲队长带坏了呜呜呜……)


【蓝河】

黄少天是被一阵阵饭香叫醒的。

“黄少,起床了,我给你做了好吃的。”围着围裙的许博远站在黄少天的床边,手里拖着一个大大的盘子,上面用密不透风的盖子盖住了。

“啊……”在床上的黄少天张开嘴巴,示意蓝河把香喷喷的饭菜投喂到他嘴里去。

许博远微微一笑,慢悠悠地把一筷子绿绿的不明物体塞进黄少天嘴巴。

突然,闭眼享受投喂的黄少天睁开了眼睛,醒了。

(黄少天:把我家不会做秋葵的蓝河换回来!)


【卢瀚文】

“黄少,起床帮我看作业!”

回应卢瀚文的是一连串的呼噜。

“黄少,五三和秋葵你选一个!”卢瀚文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声音之震耳欲聋,堪比包子唱歌。

回应他的仍是一串呼噜。

卢瀚文是什么人?蓝雨未来的希望。

于是,他从房间搬来一套厚到比夜雨声烦的手办还高的试卷,往黄少天床边一摞。

或许是感受到身旁试卷的强大气压。

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大坨的试卷堆在他的身边。

吓得黄少天立刻从床上蹦起来:“woc,小卢你搬那么多试卷干什么?”

“黄少,刚才我问你,秋葵和试卷选一个,你选的试卷啊。”卢瀚文脸上浮现出类似于心脏的笑容。

(黄少天:我,选秋葵可以吗?明摆着为难我只学到初中毕业的脑子。)


啊啦,看了一些自己人的“温柔攻势”,再来看看别人家的狂轰滥炸233。

【叶修】

“少天儿,起床了。”叶修推推把头蒙在被子里的某黄姓人氏,发现根本推不动。

想了想,他说道:“我去抢你家boss了。”

黄少天像上了发条一样,从床上跳下,扑向叶修:“我kkkkk,老叶你臭不要脸,在本剑圣睡觉的时候偷我大蓝雨的boss!有本事来pkpkpkpkpk啊!欺负小朋友算什么!”

“醒了就好,”叶修露出慈父般的微笑,“还有boss是昨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抢的啊。”

(黄少天:……这都不用秋葵了……)(荣耀联报:惊现黄少天沉默寡言,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王杰希】

作为日常的冤家,这么好的整人机会作为微草的单亲爸爸是绝对绝对不会放弃的。

这天晚上,黄少天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蓝雨的食堂烧了一个月的秋葵,而他药,烧了各式各样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还有白斩鸡。

黄少天被梦中秋葵一阵阵的“馨香”唤醒了。

他想,还好这只是一个梦。

他悠哉悠哉地转了个身,看见了房间里一袋袋秋葵。

然后,他又默默地转过身去。想再睡,却发现,怎么样都睡不着。

(黄少天:他药转行菜市场。)


【张佳乐】

对于闺蜜来说,什么是友情。

哦,友情?有友情吗?哦,好像有,全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塑料花姐妹情”。

啊呸,兄弟情。

张佳乐的骄傲是什么?繁花血景。

张佳乐的优点是什么?学以致用。

当繁花血景遇到秋葵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不知道,只知道火花把黄少天叫醒了。

(黄少天:张佳乐ntm给我过来!我一被子的秋葵味!)

啊,你们以为完了吗?

不,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不知道何时更新的下回分解。

青自骄傲地开始产老粮了。

1551想好好学习。

【江予生贺/青江】掌心化雪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祝我的江予小可爱生日快乐!生贺来迟了1551

※小白笔渣,私设如山,ooc预警,不喜勿喷

那日,下雪了。

雪小小的,落在手里,冰凉凉的,化成暖暖的水。

“小心,手冷。”青自轻声提醒身边的江予。

自两人面基以来,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青自从来不知道客气这两个字怎么写,面基之后,就提出在人家家里的住的要求,死死趴在江予家里不肯走。

好在,人还是要点脸的,知道付房租,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江予微微皱眉:“还好啊,我们南方的雪啊,没有北方那么大、那么冷,掌心化雪,很舒服的。”

青自顿时来了兴趣:“是吗?我也要玩!”也不忘补上一句,“还是要注意自己啦。”

说完,她伸出手。

微小的雪花落在手心,顿时化作暖和的水。

“好舒服啊。南方的雪这么美好的吗?”抬眼问正在看手心的江予。

江予拉着青自,走到一座亭前:“试试这里?”

接着,她又介绍道:“这里叫望雪亭。听说在这里看雪,足够幸运的话可以看到两片一样的雪花呢!”

一阵冷风“呼”的划过,几片雪花簌簌落下,落在江予的发中。

青自抬手,扶下她发中雪,解开自己围在脖子上厚厚实实的围巾,给强撑着的江予围上。

“那,我估计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她说。

江予不解:“为什么?”

“因为啊,”青自笑着伸出手,接住空中正在飞舞的雪花,“我看到很多很多一样的雪花呢?”

“在哪里在哪里?我也想看。”江予听到,立刻嚷嚷起来。一样的雪花呀!书上都说没有,但青自可以看到啊。

好想见见呢!

青自知道自己计谋得逞,微微一笑:“你看,漫天的雪花,是不是很漂亮?”

江予点点头。

“像不像一个人?”

“像谁啊?”

“你。”

青自顿了顿,接下去说:“漫天的雪花,都像你一个人,不就是一样的吗?”

“还有,江予,生日快乐。”

要,一直一直,像雪一样,美美的,开心下去。

我的掌心,等你落下。

江予小姐姐生日快乐!青自是个大坏蛋,都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1551。

所以这次更的也是急急忙忙,写的烂死了1551。对不起江予小姐姐(道歉)。 @又言相逢. 

明年,等青自考完试,一定要给江予好好更一篇。嗯!

青自的家乡今天下雪了,你的呢?

【孙翔生贺/昊翔】谎报军情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翔翔生日快乐♪(^∇^*),cp为昊翔

※小白笔渣,私设如山,ooc预警,不喜勿喷

孙翔在今天——他的生日,生病了。

原因是昨天晚上睡觉前跟唐昊打了一架,抢家里唯一一条干的被子。他没打的过唐昊,又不肯拉下面子去蹭,一个人赌气不盖被子睡觉了。

第二天,他光荣地感冒了。

唐昊难得的没有像往常一样,小孩子气地嫌弃孙翔身体娇弱。这件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喂喂,要吃什么吗?我给你做去。”唐昊掖了掖孙翔的被角,双手抱胸站在他前面,假装居高临下,实则掩饰内心的苦涩和难受。

早知道我唐日天就大方一次,把被子让给翔翔了。

本来说好今天出去玩的。

“我要吃面。”孙翔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模样像极了乖宝宝。

唐昊点点头,答应了:“行,你好好休息。”

说着,替他关上门,下楼煮面去了。

等他下楼,孙翔立马从被窝里猫出来,拿走被唐昊放在地上的手机,发消息给自家副队。

【江副人超好的】

社会 你翔哥:江副江副,我生病了。

江波涛:???小孙你怎么了?

社会你翔哥:请假。

江波涛:好,休息一下,不要太累了。

聊完天,江波涛放下手机,转头问一本正经打游戏的周泽楷:”小孙生病了,今天不来训练了。要跟他妈妈说一声吗?我总不放心让唐昊照顾他。“

周泽楷点点头。

于是,孙妈妈光荣地得知了自家宝贝儿子生病的消息,火速微信轰炸。

【母上大人】

孙翔的母上大人:儿子,你生病了?

乖乖翔宝:不,妈,我只是想在床上多赖一会。

乖乖翔宝:你怎么知道的?

孙翔的母上大人:你们副队长告诉我的。

孙翔的母上大人:不行,一会我去接你,早跟你说了唐昊那小子照顾不好你的。

乖乖翔宝:妈,你怎么能冤枉他呢?他刚才才给我下楼做饭去了。

孙翔的母上大人:他还会做饭?

乖乖翔宝:是啊是啊,他煮面可好吃了。我让他下去煮面的。

孙翔的母上大人:那你怎么生病的?

乖乖翔宝:他昨天晚上特训,没回来,我一个人睡的。

孙翔的母上大人:你们还要特训?

乖乖翔宝:他昨天正好要,平常没有的。一般他晚上回来跟我一起睡觉。

孙翔的母上大人:那你平时要做家务吗?

乖乖翔宝:不,他一人都包揽的,我只要一个人打打游戏就行了。

乖乖翔宝:他很会陪打的。(内心OS:是啊,真人PK。)

孙翔的母上大人:哦,那你们出去玩的时候他开车带你吗?

乖乖翔宝:每次都这样。

孙翔的母上大人:那他会不会让你洗碗啊,洗衣服之类的?

乖乖翔宝:妈,上面都说了,他平时包揽家务,没我干的事!

孙翔的母上大人:我不是想一茬问一茬吗?好了好了,不打扰你赖床了,你要睡就睡吧。

孙翔的母上大人:儿子,生日快乐。

乖乖翔宝:嗯嗯,谢谢妈。

这时,唐昊推门进来了:“笑什么啊?那么开心。”

孙翔偏头:“我妈祝我生日快乐。”

“切,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妈在我生日的时候也祝我生日快乐的。”唐昊哼了一声,把碗递了过去“喏,面,尝尝。”

看着碗里软趴趴的面条,孙翔怒了:“你就让我吃这个东西?!我是病患!”

唐昊憋屈地耐下性子,语气却也不是很好:“我已经很努力地煮好了。我做饭什么水平你不知道吗?”

孙翔不说话了。是的,唐昊什么做饭水平他知道,就是传说中可以把一锅鱼煮活的那种。

叹口气,他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埋头认命吃饭。

唐昊盯了他一会,见他总算乖乖吃饭了,就随时拿过他的手机,准备刷刷微博。

刚进入页面,发现是孙翔可爱的母上大人发的最后一条消息:给小唐好好过日子。

检查完上面的记录,唐昊敲敲孙翔的脑门:“喂,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孙翔才反应过来,这货拿了他的手机!

算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他看就看了吧。

他又啃了几口面,点点头。

唐昊此时的心情美得不得了,继续问:“干嘛不跟他妈说实话?你确定我可以每天包揽家务吗?谎报军情是不对的。”

孙翔抬头,回答:那是因为爱你啊。“

翔翔生日快乐!

以后可能没办法顺利更文了1551.

都是定时发送。不过我会努力回复的。

我真的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300lof贺文/双花】My Pink(Colours)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到300lof啦!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本文cp双花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张佳乐是一个很有艺术感的男人。

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他脑后的小辫子。

作为美术系的杠把子,他最喜欢的事就是把一群学弟学妹出去写生,把他们分配到一个个零散的角落,自己一个人。

或许,是天命注定,他最喜欢的、也是最擅长的就是画花儿,粉嘟嘟的那种。

铺纸,沾一点粉红的颜料,其他什么都不要,他可以一个人画好久,好久。

但是学校绿化是有明文规定的,不可能只种粉红色的花的,因此,他只能带上画纸、颜料、各种笔,到外面找花写生。

于是,张佳乐在一次写生的时候认识了孙哲平。

那是个很明媚的一天。

张佳乐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准备踏上寻找粉色花朵的路途。

这一片区域的所有粉花他都已经画过了,实在不想再去描绘那么死板的形象:或是开放,却没有生机,或是低垂,如已死一般。

那,今天去哪里?

我,这个样子真的对吗?每天只画粉红色的花。

他知道,很多人都在背地里嘲讽他,说他傻,说他娘炮,居然喜欢那么女性化的东西。

不管了,画画要紧,他们……就让他们说去吧。

这边,没有;那边,画过了……

走了一大圈,似乎已经把这片区域画遍。

难道,我追求的,真的有问题吗?

突然,一丛靓丽的颜色似光般闪过张佳乐的眼睛,但他仍然敏感地捕捉到它:是粉红色!

一扫刚才的失落与怀疑,张佳乐仿佛新生般,整个人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再向前,再向前,前方有他追求东西。

果然不错,是一园子的粉红花朵,有月季、玫瑰,也有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花。

活力。

这是张佳乐看到这粉色第一个想到的词汇。

好,今天就在这里画吧。

他席地坐下,掏出背后的速写本,开始画一朵开得正艳的玫瑰。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想带走的花卉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张佳乐的笔在纸上顿了顿。

转身,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嗯?”

“这里我的花店。”男人微笑解释道。

张佳乐后知后觉,好像这里的确是一个花店。

他掏掏口袋,想拿钱出来买下这一片鲜花,却发现,他,没带钱。

也是,以前,他只带和画画有关的东西,哪会带钱呢?

或是看出张佳乐的窘迫,男人出声:“你是来这写生的吗?”

“是。”张佳乐低下头,心想他是否将被赶走。

男人说:“那请便吧。如果有什么需求,跟我说就好了。”

“啊,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叫孙哲平,是这家花店的老板。你呢?”

“我叫张佳乐,是X大美术系的学生。”

“累了进来坐坐吧。”孙哲平邀请道。

“好,谢谢。”张佳乐含糊地应了一声,继续忙活他的画。

一个多小时后。

张佳乐坐在孙哲平的花店中,喝着精心泡制的花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对面的人聊天。

“那个,谢谢。”张佳乐先发话。

“嗯?为什么这么说?”孙哲平一边喝茶,一边好奇问。

“我以为你,会赶我走。”张佳乐低头喝茶,借势掩盖眼中的失落。

曾经的他,也在花店前写生,被里面的人赶走了。

孙哲平干笑几声:“不会。我能理解,你们艺术生的心。”

见张佳乐一脸疑惑,他开始讲述自己姐姐的故事:

“我姐姐也是个艺术生,她特别喜欢画粉色的花卉。”

“我和她都以为,只要有信念,什么困难都可以被克服。”

“当时,我姐姐一心画画,我出去工作挣钱,供她上艺术学院。”

“结果,十年,我姐姐连续考了十年,都没有考上艺校。”

“家里父母又不同意。于是,她放弃了。”

“因为耽误了文化课程,她就开了家花店,一边卖花一边画画。”

“后来,她整理自己的画。不知道怎么的,跳楼自杀了。”

“所以,我能理解,你们艺术生有时候对某些东西的偏执。我姐姐是这样过来的。”他说的时候,没有一丝悲伤。

张佳乐抬头,伸手想提醒他什么,却被他不着痕迹地推开了:“没事吧?”

“没事。”孙哲平一如既往地微笑,正如初见时那样。

就这样,他们熟识了起来。有时,孙哲平还会拿他姐姐的画作,给张佳乐提供灵感。

某一天,张佳乐问孙哲平:“那朵花,叫什么啊?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孙哲平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去:开的妖艳得不得了的粉花。

“那是,我姐姐自己栽培的。只一朵。”他淡淡回答。

“有名字吗?”

“你取一个?”

“啊?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同意了。”

“那,叫pink怎么样?”张佳乐捂脸。这么破烂的名字,也只有他会取吧。

令人意外的是,孙哲平点点头:“好名字。”

张佳乐怀疑地问:“你不要骗我啊。”

孙哲平转身走进花店,假装不理张佳乐:“那你就当我骗你吧。”

张佳乐看了一眼孙哲平,吐了吐舌头,自顾自地开始写生。

多日的相处,他看出来,孙哲平人,很温柔。

今天,他带了颜料出来。他打算认认真真画一幅,送给孙哲平。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提笔,轻轻在纸上点出一串光晕……

“孙哲平!”“怎么了?”听到张佳乐喊他,孙哲平立马跑出来。

“你看,好看吗?”纸上,正是刚才那朵pink。

他点点头。

“送给你。别嫌弃。”张佳乐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想了想,他伸手接过了这幅画。

当张佳乐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时,孙哲平喊住他:“张佳乐。”

张佳乐转身,看见孙哲平折下那朵pink,带在了他的耳畔:“na,you are the same as the pink.”(呐,你与花无异。)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终于破300lof了1551啦!

不容易啊,对于青自这种文渣来说。

So,青自答应大家如果期末考试考的好的话寒假日更。没错,我一如既往地作死了233。

还有,顺便问一句,有没有小可爱来写明年的双花花语三十题啊!招人ing……

有乐意的小可爱可以dd我,吧唧~

伪装学渣24h的真★管宣终于到了!!

青自打卡,来拉低太太们的质量啦~


 

江南钰-今天也沉迷张佳乐❤:

★时间为2018  12  25(星期二)

  
  

★每半个小时一篇,一共48篇。

  
  

★和伪渣墙相差时间不多,请大家两边捧场(雾)

  
  

★相关tag:伪装学渣圣诞24h

  
  

★是个神仙集合体。请捕捉各位喜欢的太太们吧!

  
  

——

  
  

0:00 @QQ芬达 

  
  

0:30  @雨太 

  
  

1:00 @巫山与云 

  
  

1:30 @江南钰-今天也沉迷张佳乐❤ 

  
  

2:00 @亦申申 

  
  

2:30 @江南钰-今天也沉迷张佳乐❤  

  
  

3:00 @夏一锅_求你看置顶 

  
  

3:30 @风时将至。 

  
  

4:00 @morning味の棒棒青 

  
  

4:30 @驮莳 

  
  

5:00 @青山撞入怀 

  
  

5:30 @江南钰-今天也沉迷张佳乐❤ 

  
  

6:00 @江湖大蝦 

  
  

6:30 @虞琦君 

  
  

7:00 @栀一Azhi 

  
  

7:30 @叁彻 

  
  

8:00 @君止的温周豪车梦终于实现了 

  
  

8:30 (tx名片降蓝)

  
  

9:00 @笔墨不歇  

  
  

9:30(tx名片神学家)

  
  

10:00 @陆决意 

  
  

10:30 @霍訣 

  
  

11:00 @焚烛 

  
  

11:30 @钰宝の雪遥 

  
  

12:00 @朗姆酒兑水 

  
  

12:30 @风枳枳风  

  
  

13:00 @三色丸子桑 

  
  

13:30 @三色丸子桑 

  
  

14:00  @南风知我意 

  
  

14:30 @不改 

  
  

15:00 @环树旅行者🌴 

  
  

15:30 @江南秋晚。 

  
  

16:00 @安阳不暖 

  
  

16:30 @朱浮生【先看简介哦】 

  
  

17:00 @寒山知子 

  
  

17:30 @初熹佳节 

  
  

18:00 @红林檎近。 

  
  

18:30 @痛痛飞走了 

  
  

19:00 @风时将至。 

  
  

19:30 @引觞满酌 

  
  

20:00 @引觞满酌 

  
  

20:30 @夜久puriko 

  
  

21:00 @林加良衣 

  
  

21:30 @顾七很爱很爱数理化 

  
  

22:00 @顾七很爱很爱数理化 

  
  

22:30 @鸠泽. 

  
  

23:00 @长安肚子饿了 

  
  

23:30 @叶尽风修 



  
  

——

  
  

「一起去啊  更远的地方。」

 

【楷信云泽/周喻/4h】周公钓鱼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周周生快♥本文cp为周喻,心心念念无法忘却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在蔚蓝的大海旁边,有一个神奇、美丽的王国,哦,我们暂且把它叫做轮回国吧。

王国里有一位漂亮的王子,他的名字叫做周泽楷。

周泽楷长得很好看,据说他的侍卫长兼翻译江波涛曾经某次在御花园给他请安时,流了,鼻血。

周泽楷不仅有侍卫长,还有一帮狐朋狗友。比如说,宰相的儿子孙翔和他的侍卫方明华、杜明。

哦,他们开始了天天皮的生活。

好吧,对不起,青自又不正经了。

他们只是喜欢在海上开party而已。

日日笙歌什么的,都没他们快活。

在某一个月朗风清的晚上,当他们又在风平浪静的海上帆船跳舞喝酒调情(划)撩妹(划)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周泽楷一个人跑到船边,手中的酒杯一晃一晃,脑子却在想:我想静静。

nm,我长得有那么好看吗?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用那种嗯嗯啊嗯的表情看我?

事实上,是一些较为友善的小眼神啦,可是在天真无邪的周泽楷眼里,却是……

然后,一个不当心,酒杯没被晃下船去,人,下去了,掉进了,看似深邃而美丽的大海里。

在这片大海的海底,住着一群长相奇特的鱼类。

他们有着人的上半身和鱼的下半身,声音也是分外的好听。

有人给他们取了一个形象的名字——美人鱼。

很巧,喻文州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喻文州在人鱼组中还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喻文苏。这个名字是他的好损友、海巫男王杰希取的,原因是,他曾经唱了首歌后把另一只美人鱼黄少天唱晕了。

咳咳,回到主线剧情上来。

那天,喻文州闲来无事,冒出水面准备溜个弯,这时,一串水花直接溅了他一脸,呛得他咳嗽了好几下。

nm,身为人鱼的我都呛了,这水花怕是有毒吧!

这是喻文州此时内心的想法。

定睛一看,一个人类。

喻文州斜眼:切,人类。

再一看,哇,这人长得不错啊,可以可以。

人类掉到水里,如果时间太长的话好像要挂的啊。这人长得辣么好看,于是……

哎呀,我就顺手做一条好鱼,把他送上岸吧。

哼哧哼哧,喻文州抱起了周泽楷,把他送上了岸。

他想,嗯,我们人鱼作为一种神秘的生物,是不能被看到的,送上去之后就偷偷跑吧。

然而,事违鱼愿。

在喻文州刚把周泽楷放到岸上的一瞬间,江波涛和孙翔一伙人就跑来了:“王子殿下!王子殿下!”

这下,本来准备影遁的喻文州想怎么跑都跑不掉了。

孙翔第一个发现了喻文州。他瞪大了眼睛:“哇,美人鱼还有男的啊?”

喻文州听后满头黑线:难道美人鱼就不能有男的了吗?

江波涛接话,EQ的差距体现出来了:“是你救了王子殿下吗?谢谢了。”

喻文州摇摇尾巴,示意没关系,举手之劳。

然而,杜明跑过去摸摸喻文州的尾巴:“这触感,烤着吃肯定比其他的鱼类要好吃点吧。”

喻文州的脸瞬间扭曲了,人类太可怕了,溜了溜了。

可是,他的头发(?!)被一只手揪住了。

抬眼,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周泽楷的手。

喻文州心里又冒出了小九九:这人长的真好看,听说长得好看的人心一般都不会很好。怎么办,后悔救他了,他不会敲诈勒索我,或者把我卖到什么什么地方给人看吧……

您的好友喻心脏已上线。

周泽楷眼睛眨啊眨啊:“谢谢。”

喻文州看着这么好看的人,一时间忘记他不能说人类的语言:“没关系。”

周泽楷继续问:“以后能找你玩吗?”“当然可以。”

于是,在问完这么多问题后,周泽楷松手了。

“再见。”他挥挥手,朝正向远方游去的喻文州。

难得不犯二的孙翔插了一句:“可是,你怎么找他呢?”

周泽楷头上的黑线毫无违和感地划了下来。

好像忘记问了。

那,既然美人鱼也是鱼,应该可以钓上来的吧?

海鱼都是这么被弄上来烧了吃的。

“江……”周泽楷一开口,江波涛就把他的意思读懂了七七八八:“王子殿下是准备把那条鱼钓出来?”

他点点头,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的。

孙翔撇撇嘴:“钓鱼?要钓到猴年马月?我说周啊,你是不是掉到海里后变傻了啊?”

杜明一把把他拉过:“王子殿下说什么就是了。”说着,使了一个眼色给方明华。两人一边一个,把孙翔连拖带架地带走了。

江波涛恭敬地问道:“您是认真的吗?”

周泽楷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叹了口气,也没办法,只好随了他的愿。没办法,谁让周泽楷那么帅,又是他主子呢。

再来说说喻文州。

喻文州溜回海里后,一直想着周泽楷最后一句话:以后能找你玩吗。

当当当然可以啦!

但是,好像忘记跟他说怎么找他玩了。而且,我好像还说了人类的语言,这是不可以的!

嗯,没关系,对帅的人破一下例吧。

可是找他玩怎么办呢?有了,找王杰希吧!他那么神棍,一定没问题。

想毕,尾巴一甩,他飞速赶到王杰希的小黑屋里进行神秘交易。

王杰希看着他,大小眼瞪成一样大:“你认真的?上去找他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用你的声音来换。”

“行。”喻文州的干净利落把王杰希吓了一跳:nm,这还是我认识的喻心脏吗?

话都说了,事也得帮人家办好对吧。于是,杰西卡使出巴啦啦能量,变走了喻文州的声音,也变出了他的人类形态。

“祝你好运。”王杰希尽心尽责地把鱼送到家门口,“哐当”一声,关门了。

喻文州默默竖了个zhongzhi。

好的,既然变成人形了,就找那个帅气的小王子玩吧。

喻文州快活地想着,缓缓向上游去。

周泽楷在上面早就接过了钓鱼竿,等有心“人”上钩。

他支开了江波涛,只一个人静静地等。

父王说,钓鱼要有耐心,愿者上钩。

很快,他的鱼标动了动。一用力,拉出一个“人”出来。

好吧,正是变化成人形的喻文州。

说来也怪,大海这么大,喻文州偏偏就撞上了周泽楷的鱼钩,也偏偏按捺不住心中因为曾经是鱼的缘故而看到某些特殊食物就想咬的激动。

唉,一激动惹大事啊。

周泽楷蹲下细细观察:好像,跟那个救我的人鱼有点像。

他问:“你好,我叫周泽楷。”

喻文州点点头。

“你不能说话吗?”

喻文州继续点点头。

“你认识我吗?”

喻文州仍然点点头。

“低头。”

喻文州乖乖低头。周泽楷伸手抓住他的头发,揉了揉:“手感,对的,是你。”

喻文州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假装没有听见他的问题,尴尬地别过脸去。

怎么跟他说呢?

“你会写人类的字吗?”

喻文州歪着头想了一会,在沙地上写下他们人鱼的符号:一只鱼,一张纸,九子连心图。

周泽楷眯着眼定了一会问:“是喻文州吗?”

喻文州惊奇地看着他,眼神仿佛在询问:你怎么知道的?

“鱼,谐音;在纸上,写字;九鼎,遥远东方用这个象征国家的九个州。”周泽楷笑着,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在蔚蓝的大海旁边,有一个神奇、美丽的王国,它叫做轮回国吧。

王国里有一位漂亮的王子,他的名字叫做周泽楷。

有一天,周泽楷带回来一个人,一个哑巴。

但,周泽楷很坚决地向所有人宣布,这个人将是他的王妃。

王妃喜欢坐在海边,在沙地上画画。

他喜欢画一个人,带着一个王冠,手上拿着一个钓鱼竿,鱼线弯弯曲曲的,一直伸到大海的深处。

旁边还有落款:一只鱼,一张纸,九子连心图。

 

这次更文比较紧张,写得很不好,麻烦大家多多包涵。

没错,我就是一群太太中垫底的那个老白,连小白都算不上。

无论怎样,还是祝周周生日快乐。

每个人,都要好好的啊。


【黑遍全联盟】原来你是这样的黄少天?!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不得不说,我们物理老师就是一个……行走的梗

※cp为刘卢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卢瀚文表示,这几天的电啊,实在是……太jb难学了。

诶,你学就学吧,不能不画图啊!你不知道一个强迫症患者画那什么电路图看到线不直要擦n多遍重画吗?好吧,我卢瀚文是不会告诉你,我擦着擦着就通了。

卢瀚文:1551,我的作业纸,明天还要交呢……

哦,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适合在家撸作业的日子,卢瀚文苦逼逼地在蓝雨成员宿舍里一言不合干作业。

电在这里是通过这个用电器呢,还是直接通过导线回到电源的负极呢?

我卢瀚文绝对不会承认上课想我的小别前辈,因此没有听到老师讲课呢!

好吧,小别前辈可以暂时不想,可作业今天不做完……

他实在不想回忆,上次老师找他家长,爸爸妈妈不在家,把队长副队喊过去,老师那一脸看待基佬的表情。噫。

好的,就请黄少来帮忙解决吧!

然后,把我们的镜头转给黄少。

黄少正在大蓝雨的走廊中做直播。

“hello,各位,今天本剑圣就带大家参观一下我们蓝雨的宿舍吧。告诉你们哦,我们蓝雨的宿舍是最最最最好的,什么微草啊,兴欣啊,都不能比的!”

【日常看庙药恶友互怼】

【兴欣无辜躺枪】

卢瀚文不明军情,直接从房间里跑来:“黄少黄少!快来教我这道题怎么做!我卡死了!”

黄少天一听,心里收到一万点的暴击:nm,不要为难我初中毕业的学历啊。

但,直播可以不做,小卢不可以不教啊。他可是蓝雨的未来。

于是,黄少天认命地跟卢瀚文进了他的房间,并且……忘记关直播了。

弹幕炸了。

【欣赏蓝雨的宿舍变成了欣赏小卢的宿舍+小卢的作业】

【亲眼见黄少学习】

【真·学霸·黄少天·蓝雨的剑圣大大】

“这肯定是从导线过去。”黄少天看了一遍题目,下了定论。

卢瀚文开启问题宝宝模式:“为什么呢?”

“概念规定的啊。”

“书上没写。”

“……”

【惊现沉默寡言黄少天】

【作业使黄少失去了智商】

黄少天叹气:“电流肯定从导线流啊,它为什么无缘无故从用电器流呢?”

“为什么这个样子啊?”

“因为,因为……”黄少天卡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因为它流的爽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黄少】

【导线流得爽,可以可以】

【为什么我莫名想笑】

卢瀚文越听越糊涂:“黄少你讲的清楚一点。”

黄少天死死咬了咬嘴唇:“给你打一个比方吧。假如导线是我们蓝雨,用电器是他药,电流是食物。我们在食堂吃饭,你是跟微草的吃饭还是和我们蓝雨吃饭?你凭什么和他们吃饭啊?你和他们什么关系啊?”

卢瀚文低头:我,可以和微草吃饭吗?

【强烈抗议黄少拆刘卢】

【刘卢的cp粉在哪里?站起来】

【黄少,让真爱永存吧】

“叮铃铃”,卢瀚文的电话响了。在黄少天仿佛老父亲注视爱子的目光下,他跑去接了电话:“喂,小别前辈……”

“小鬼,在我教你物理之前,请让你旁边的那个人关掉他的直播。”电话那头的刘小别是这么说的。

“哦哦。”卢瀚文转身对黄少天说:“黄少,小别前辈让你把你的直播关一下。”

黄少天蒙圈:“啊?哦。”等等,我什么时候开了直播?

好像,今天要介绍我们蓝雨的宿舍。

默默拿出手机,关掉直播,黄少天面露微笑地对刘小别说了一句:“刘小别,你等着。”

刘小别表示无所畏惧。

第二天早上《电竞八卦》头条:震惊!蓝雨王牌选手黄少天竟然……

第二天晚上,网游里一片中草堂的玩家哀嚎:我k,为什么这个剑客一直跟着我们,见到就打。

 

我又来更文了!即使考的粉碎,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更文了!

好吧,虽然我们物理老师讲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可惜,我就是不争气。强调了很多遍的题目还错的1551。

可怕的不是老师找家长,而是老师微信语音找家长。

还有一个小通知:以后更文一般在每个星期六的早晨7:40,谐音嘛,青自,74,233。

愿我以后真的能按时更文。

【日出江花24h/周江/12:00】企鹅不冷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工皮寿生快(•̀⌄•́),爱你不变

※小白笔渣,私设如山,ooc预警,不喜勿喷

周泽楷是来自南极的一只小企鹅。

小企鹅周泽楷本来快活地生活在南极,可是有一种名为“温室效应”的灾难降临到了南极,大片的冰川融化了。

他睡在一块仅够容纳他一只企鹅的坚实冰块上,飘啊飘啊,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海水凉凉的,虽然他不太适应这里较高的温度。

小企鹅周泽楷想,没关系,我的冰块不会融化,它可以带我回南极。

一个月后。冰块真的要融化了。

周泽楷呆萌地趴在即将融化的冰块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应该快点找到一片陆地,不能掉到海里去。

虽说,做一只深海企鹅也蛮好的。就是鼻子塞塞的,难受。

估计是看着小企鹅周泽楷长得太可爱的份上,老天引领他到了一片宽阔的陆地。

“扑腾”一声跳上岸,小企鹅周泽楷发现,冰块融化了。

难过,这是我从南极带过来的冰呢。

小企鹅周泽楷想着,失落地蹲在岸边,看冰块一点一点在水中消失了。

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先找找有什么凉快的地方吧,热死了。

他起身,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前方是一片森林。

到了森林里,凉快的很多呢!

小企鹅周泽楷开心地想到,跑得更欢了。

突然,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两朵漂亮的小花缠绕在一起,共生共死。

他走向前,蹲下观察他们。

好漂亮的花啊!南极都没有。

“看什么看呀,没见过缠枝花吗?”一朵小花不满地嚷嚷,吓得小企鹅周泽楷立马跳了起来:“你,会说话?”

另一朵花微笑解释:“你也会说啊。”

刚才的小花撒娇道:“哎呀大孙,你就别说话了。让我来对付这个外来侵略者。我一定不会让他危害到你的。”

“好啊好啊。不过乐乐你也要注意你自己呀。”“嗯嗯,乐乐最喜欢大孙了。”

小企鹅周泽楷在旁边看着,一言不发,难过在心里涌现。

为什么我没有像乐乐这朵小花一样有一个宠他的大孙呢?

见小企鹅周泽楷沉默了,小花张佳乐大声喊:“喂喂喂,你是谁?来干什么的?快快报上名来!”

“我叫,周泽楷,来自南极。”周泽楷抬头,眼神忽闪忽闪的,十分可爱,“我好热啊,你们知道有什么凉快的地方吗?我不是故意侵犯你们的领地的。”

“这样啊……”听到小企鹅周泽楷的解释,小花张佳乐也不多说什么不中听的废话,“好吧,原谅你了。如果你要找凉快的地方,那就一直往里面走吧。森林里有一天江水的支流经过这里,水里面很凉快的。”

小企鹅周泽楷点点头,挥动胖乎乎的黑色鳍,一蹦一跳地来到森林深处。

一条静静的江水,平稳地流着。时不时一个气泡,彰显它正在流动。

河岸边,一个英俊的少年正坐着,双脚没入深深的水中。

小企鹅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蹦到水中去。

少年似乎是觉察到他的注视,转过身:“你好啊。”

“你好。”他也回了个招呼,算是礼貌。

少年把脚从水中拿出来,走到小企鹅周泽楷的身边,问:“小企鹅,你有什么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他疯狂点头:“热。”

少年听到答案,轻轻抱起在地上热到瑟瑟发抖的小企鹅周泽楷,疾步走到河岸边,把他放入水中。

少年的手,软软的,被抱着很舒服。

小企鹅周泽楷一边想,一边蹭了蹭少年的手背。

“哈哈,你别蹭了,好痒啊。”少年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叫江波涛,是这里的河神,你呢?”

“我叫周泽楷,来自南极。”小企鹅周泽楷抬头看他眼中闪动的光亮,一时间仿佛失了神。

他,好温柔啊。

比那朵花好多了。

在外面与自家老花在一起你侬我侬的某花突然打了个喷嚏。

“好了,现在你还觉得热吗?”觉得差不多了,江波涛把小企鹅周泽楷抱入手中,轻柔地给他顺背上的毛。

小企鹅周泽楷狂点头。

“我叫你小周好不好?”得到小企鹅周泽楷的允许后,江波涛抱着小企鹅,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话:“哎,小周,我告诉你啊,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啦,可是大家都没空陪我过。杜明忙着追海鸥唐柔了,孙翔跑去打糕点唐昊了,方明华回去陪他媳妇了,其他的又不是很熟,不好意思让他们陪我过。本还以为收不到生日礼物呢,没想到,”他把周泽楷高高举起,“老天把你送过来给我过生日了,谢谢你。”

小企鹅猛地朝江波涛身上靠一靠,惊得他一怔:“怎么了吗?”

周泽楷委委屈屈地抬头看他:“热,江身上,比水,凉快。”

“这样啊……”江波涛想了想,“你就这样抱着吧,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就这样,小企鹅周泽楷踏上了黏上河神江波涛的漫漫不归路。

突然有一天,江波涛醒来,发现小企鹅不见了!

天,谁都知道江波涛的焦急,他四处寻找着,甚至跑到了他以前不能去的外面。

“周泽楷?那只企鹅啊?没看见。”张佳乐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江波涛垂头丧气地回到河边,跌坐到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击打河中的水花。

小周不见了,小周不见了……

他心里唯一的想法。

猛地,一双手从后面戳戳他,感觉好像有一点点熟悉。

是小周吗?

转身,却是一个没见过的少年。

啊,不是啊。

失望顿时溢满心头,不过在少年开口的一刹那烟消云散:“江……”

江波涛惊异地转过身:“小周?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周泽楷挂在他的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修行满了,不想回南极,想和江。”

江波涛皱了皱眉头:“啊?不会南极对你修为会不会有影响啊?”

听说,外面那两朵花就是因为原来不好好安分地修行,导致现在只能呆在自己的领地,不能四处走动。

周泽楷低头,宛如思考什么。

过了一会,他抬头说:“南极太冷,江身上暖和。”剩下的话,被某只刚化为人形的小企鹅的初吻堵住了。

“啵唧”,结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不过,江波涛伸手,搂紧赖在他身上不肯走的周泽楷,心里默念:好啊,留在我身边吧。我所有的温暖,就都留给你啦!

 

小江生日快乐!

啊,马上要中考的青自又来作死更文了。

祝愿,能看到下个星期的小可爱们和太太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