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青水自远去

想你了,你在吗?

【期澈】夜车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咳咳,本文cp为陆相期太太X洛祁澈太太,不太了解她们的性格,应该是ooc吧/尴尬

※文笔渣渣,不喜勿喷,有bug立删

夜深了。

洛祁澈疲惫地乘上去往住所的夜班车。

这几天的网络舆论使她手忙脚乱。她不想搭理他们,关机,一个人静静。

夜班车很忙,座位都坐满了。她只好找一个车杆,微微靠着,休息。

抬头,对面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她也抬起头,对洛祁澈笑笑。

洛祁澈扯出一个稍微好看一点的微笑,以回她。她习惯了一个人承担,不喜欢把负面情绪传染给其他人,尤其是,陌生人。

猛地,一个急刹车,她没抓的稳,向前倒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洛祁澈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地面的拥抱。也好,用疼痛让麻痹的神经苏醒。

接住她的是一只白皙的手,指节纤长。

洛祁澈看去,是刚才的小姐姐。她关切地问一句:“没事吧?”

“没有,谢谢。”洛祁澈借力起来,客气地说。恰好看到她手机屏上播放的歌曲:《夜车》。

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小姐姐扬了扬手机:“你也喜欢听《夜车》吗?”

洛祁澈点点头:“嗯。挺喜欢的。”

“一起听?”“啊,好,谢谢。”她给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很舒适。洛祁澈顺手接过耳机,插入耳朵。

是,她自己的声音?

洛祁澈有些难以置信地瞥一眼手机,歌手一栏,明晃晃地写着她在某k歌上用的名字:季黎墨。

看到洛祁澈的眼神飘忽不定,小姐姐没立即出声。见她稍微好转后,才关心道:“怎么了?你对季黎墨的歌是不是不太喜欢啊?”

“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她现在被喷成这个样子了,还会……”有人喜欢她。洛祁澈连忙摇头否定。

“其实我觉得季黎墨这么做没有错。而且她的歌很好听啊,声音清脆,不错呢。”小姐姐偏头看洛祁澈,吓得洛祁澈慌忙低下头,不敢直视。

“季黎墨只是在某k歌上发了几首歌,有了粉丝嘛,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那些人就要喷她呢?好听的歌应该被支持才对啊。”小姐姐自顾自地把自己的理解说给洛祁澈听,“如果有人唱歌好听的话,有粉丝不是很正常的吗?一首歌一千多粉为什么不可能呢?那些参加综艺节目的人不都是上台唱一首歌一夜粉丝爆棚的。居然还有人怀疑刷粉!也真是奇了怪了。好作品一夜爆棚很常见啊,差作品才会有刷粉的嫌疑吧……”

听着听着,洛祁澈眼泪就快憋不住,即将夺眶而出。这么多天来,她看到的都是消极信息:批评,谩骂,嘲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而现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愿意相信她,她实在是……

“啊,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你别哭啊!”小姐姐立刻语无伦次起来。她不太擅长安慰人,尤其是,面对女孩子的眼泪。

洛祁澈吸吸鼻子:“没事,我也喜欢季黎墨。突然听到有人为她说话,很,开心。”

小姐姐从包里掏出纸巾,递上:“既然是同一个人的粉丝,交个朋友吧。我叫陆相期,你呢?”

“我叫……洛祁澈。”想了想,还是没打算把自己就是季黎墨的事情告诉她。

“你可以叫我相期,我叫你阿澈好不好?”“嗯,相期,谢谢你。”“谢我干嘛?”……

洛祁澈觉得,这是一列通向光的列车。

夜晚也有明亮时。

既然无法成为光,那就相信会有光吧。

“请游客朋友们注意,前方到站……”广播响起,打断两人的交流。

陆相期惋惜:“我要下车了,还想跟你多聊会呢。”

洛祁澈拿出手机,开机:“留个QQ吧,以后还可以常联系。我手机开机要一会,你先加我好吗?”

“嗯,行。”陆相期点开加好友,递过手机。

“再见。”洛祁澈挥手向正在下车的小姐姐,大声喊:“希望下一次能见到。”“同样。”

“叮咚”,手机开机的提示音提醒了洛祁澈。她快速点开QQ,加上好友,备注。

备注什么好呢?

贴心相期小姐姐,嗯。

再说另一边的陆相期。

看看阿澈关注什么东西吧。想着,她点开个人主页,游戏一栏显示:某k歌。

阿澈的声音很好听,她的歌也一定不错吧。脑子里怎么想的,手上也就怎么做的。这是陆相期一贯的风格。

她能很清楚的看到,洛祁澈某k歌的id名:季黎墨。

难怪,听到那些话会哭。

“您收到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QQ提示音响了,陆相期查看,是洛祁澈发来的。

你好,相期小姐姐。

我是洛祁澈。

也是季黎墨。

洛祁澈坐在陆相期刚才坐的夜车座位上,给她的相期小姐姐发了三条消息。

发完,她继续关了手机,嘴里哼哼《夜车》高潮部分的旋律。

夜车,还在通向它的目的地。

@陆相期  @怼江600的阿澈. 太太们不好意思,真的控制不住脑洞。
@催稿大队专用搞事主页 催稿大队C位出道!

【中秋特篇/黑遍全联盟】同时共享良辰美景……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大家中秋快乐♬︎*(๑ºั╰︎╯︎ºั๑)♡︎

【双花】

张佳乐与他的好大孙在青岛的海边视频聊天。他的桌前摆着从北京寄来的某牌月饼。

当然,孙哲平是被很多来自公司的事物捆在北京的,不然,以他的性子,定是一张飞机票,过来了。

“大孙大孙,今天的月亮好圆哦。”联盟一枝花的托腮晃腿,眼亮晶晶的。

霸道孙总裁宠溺一笑:“是啊,乐乐想到什么了吗?”

“我想到了李白小哥哥的《静夜思》,大孙你会背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低头思?”“低头思大孙。”张佳乐巧妙地改编李白的诗句,搞得孙哲平老脸一红。

为了掩饰刚才皮的一下,张佳乐拿起一块月饼,塞到嘴里,鼓鼓囊囊的。

他含糊不清地说:“这个牌子的月饼挺好吃的,下次再寄点过来。”

剩下的事,只有霸图的内部成员知道。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林姓先生说,在中秋节后n长时间,他尝试了一下月饼的味道。

甜死人了。这是他的唯一感受。

【方王】

王杰希一身白衣,坐在微草后面的花园里。石桌,小酒,滋味美得不得了。

此时,高英杰快马加鞭,极速来报:“报告父皇,方前辈又干事了!”

王杰希本来喝下去的酒又吐了出来。稍稍正容,他下令道:“压上来。”

“是。把方前辈带上来。”高英杰转身吩咐。两个小伙计压着方士谦上来了。

人来了,三人脚底抹油地撤了。他们可不要看父皇和他的男宠打情骂俏。

“又犯什么事了?”王杰希假装转过身,不理他。

“嗯,嗯,就是把月饼吃了一点点嘛。”方士谦嘟嘴。

“大胆!竟敢偷吃朕的月饼!朕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看朕的巴拉拉能量!”王杰希猛地拍桌,开始和方士谦一起做爱的教育。

然而方士谦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明天是不是可以把小队长的《巴拉拉小魔仙》《美少女战士》

等等光盘扔掉。

【喻黄】

月光皎洁,与君共赏。

于是,蓝雨正副队窝在黄少天的房间里,望着湛蓝的天空中挂着的一轮明月。

“队长队长,我想到了一个关于月亮的故事,讲给你听哦!”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腿上,兴奋地嚷嚷。

喻文州笑得一脸温柔:“少天想给我讲什么故事呢?”

“从前有一个樵夫,他叫吴刚……”balabala说了一堆,喻文州终于提炼出黄少天在讲吴刚伐桂的故事。

他伸手,摸摸怀里人茸茸的头发:“即使吴刚可以伐桂,但少天在地图上乱砍树也是不对的。惩罚从明天开始继续,今天就饶过你吧。”

各位想知道惩罚是什么吗?

嗯,只是从第二天起,蓝雨俱乐部的前后莫名多了许多树,美名曰“植树造林,净化空气”。

【刘卢】

月黑风高杀人夜,我在家里撸作业。

这是卢瀚文的真实写照。

但是人家不怕啊!人家有男朋友!

一个电话的事情,在中秋佳节,刘小别雄赳赳气昂昂地翻山越岭,乘着飞机来广州陪人。

在他到达蓝雨的门口的第一秒,他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卢,我到你们楼下了。”

“小别前辈!小别前辈!你终于来了!要亲亲举高高!”卢瀚文的语气特别激动。

刘小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瀚文,我给你带了北京某牌的月饼,还有……”

“还有什么啊?”

“一套最新版本的53,广州专用,没毛病。”

然后,回应刘小别的是一串忙音。

【韩张】

“新杰……”韩文清坐在天台上,扭头看向专心看月的张新杰。

“嗯,怎么了吗?”张新杰保持同样姿势。

“今天的月亮好圆。”韩文清难得说了一句废话。

张新杰感觉韩文清话外有音,连忙问道:“有事吗?”

“我觉得,它没有你的眼镜圆。”nm,铁汉柔情,青自的24k钛合金狗眼受不了了。

张新杰将头靠在韩文清身上,嘴唇动了几下,没有出声。

实际他想说:“文清,我的眼镜是方框的。”

【双叶】

趁着中秋节,叶修抽空回了一趟家。

不出意外,被老头子赶了出来。

叶修站在外面,思考如何把里面那种高级定制的月饼搞出来。

这时,叶秋从外面回来了。

叶修看叶秋的表情亮闪闪的,而叶秋看叶修的表情却像是见了鬼一样。

具体发生什么又黄又暴力的事情咱不说,到最后叶修从家里出来身上穿着叶秋的衣服。

据说,叶秋第二天早上被自家老头子在后花园发现了。绳子把他捆得结结实实。

【双青】(咳,这是青自的搞事大法,跳过)

当全职众人在欢欢喜喜过中秋的时候,青自和青自的好基友(划)闺蜜青泠相视无言。

为什么?当青自苦逼地干作业时,青泠认真玩手机,啃粮啃的一脸幸福。

青自发出了第n次的哀嚎:“青泠,你就不能自己做作业啊?”

青泠很淡定:“你做作业,我更文,挺好的。”

呵呵,青自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撒花花(* ̄3 ̄)╭♡❀小花花砸你
马上要月考了,不知道能不能再更文了/(ㄒoㄒ)/~~
祝青自好运。

【黑遍全联盟】假使职业选手有教师节过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沙雕段子,欢迎捉虫,全员cp向

※ooc预警

明天是9月10日,教师节。在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姓先生的情报下,我们知道,明天,我们敬爱的叶修大神——没错,就是那个被誉为“荣誉教科书”的男人,将会收到来自全联盟的礼物。

想想都觉得(哔——马赛克,黄暴词语,自动屏蔽),嘿嘿嘿。

咳咳,时间到了教师节这一神圣的一天。

一大早,唤醒兴欣众人的是连绵不断的门铃声。

陈果大老板“噔噔噔”下去开门,结果映入眼帘的是比一堆快递小哥还高的箱子。

快递小哥们费力地把这些箱子搬到里面,拍拍手就走了,好像忘记了要收件人签名的事情。

“呵,这么多快递,谁的啊?”魏琛从楼上走下,嘴里叼根烟,脚上穿着拖鞋,踮脚查看收件人。

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老魏的烟掉了,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听下节分解。

啊,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

呃,老魏只是发现,所有的箱子上面写着收件人都是叶修这家伙。而且,寄件人的地址他也很熟悉,nm,不是其他俱乐部的地址嘛!

“哟,什么事把我们的老魏吓成这个样子?”叶修刚下楼,就开启他的嘲讽模式,丝毫没被这些巨大的箱子唬住。

“兄弟,这么多,都是你的,你不鸡冻吗?”老魏一个卫生球过去,随即眼馋地看着箱子。“让老夫帮你拆一拆吧。”

叶修的脸上浮现出标准的心脏笑:“喜欢哥就送你了,反正也有你们蓝雨寄来的东西。”

“不不不,老夫上去补觉了,再见。”老魏毫无节操地跑了。对不起,爸爸怂了,爸爸我只是不想体验心脏们的攻击。

陈果在老魏撤的时候也悄咪咪地撤了,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夫唱妇随?

然后,只留下叶修一人静静地拆快递。

很快,叶修觉得,没有人和他一起拆快递真是一个明智的不能再明智的选择。

第一个,他拆的是来自青岛的霸图寄来的箱子。

纸条曰: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寄给我们永远的对手——叶修。签名韩文清。

包裹着纸条的是霸图的队服。

箱子下层,有一份时间计划规划表,一根粉嫩粉嫩的发圈,外加一盒猥琐(?)的肾宝。

看看,这就是正经的霸图干出来的正经事,简直不能再正经了。

第二个,是来自北京的微草的箱子。

其实里面也没什么,一整箱的王不留行,外加一个入耳式耳机,美名为:换换耳机,增加听力。

拜托,我才28,年轻的很,耳朵没背。

此时叶神内心真实写照。

第三个,来自广东的蓝雨的箱子。

估计庙药商量好的,这边寄来的是满满一箱子秋葵。外加,一套非常显眼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拟。他们打的名号是:多吃秋葵对脑子好,再来一套五三动动脑。

可以,可以,一看就知道是喻文州写的,真押韵。

第四个,来自上海的轮回的箱子。

轮回也没送什么特别的东西,12箱六个核桃而已。

附一张江波涛的便签:队长和翔翔代言了六个核桃,给您送来尝尝。

还好,我看得懂。

当然,只是江波涛比较尊老爱幼把本来小周写的悄悄珍藏了,换上他写道而已,嗯。

第五个,雷霆。(因为不知道到雷霆俱乐部在哪里,就先这么写吧)

很明显,小戴寄了一本all叶的本子。

……黄少天看了都会沉默!

第六个,烟雨。

楚女王寄了一条漂亮的lolita小裙子,星屑系列,带罩裙蕾丝等等之类的这种。

……王杰希看了会五官对称。

第七个,义斩。

因为人家是土豪,所以,人家给你寄钱。

……周泽楷吓得口若悬河。

……

就这么一波之后,还有最后一个箱子。

叶修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敬爱的冯主席也给他寄了东西,不过比较小,一开始他忽视了。

里面没别的,只有一盒药,治心脏病的。

明天教师节,先发贺文!可能最近不能更文了,青自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而这是不可能的)_(:3」∠❀)_嘤嘤嘤~不要嘛~

【all黄/ABO】你们Omega没一个好东西02

https://shimo.im/docs/fslyp1qPHRgbMhmX/ 点击链接查看「【all黄/ABO】你们Omega没一个好东西02」,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咳,重发,不好意思,本人比较笨,每次玩石墨都这个样子/嘟嘴看天。
最近忙着考试,没时间更文了,以后一周一更吧。青自会努力产粮的!

【黑遍全联盟】什么?小卢因为中考要退网?

服用说明:

※沙雕文,文笔渣渣,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大概是个ooc吧,微博体(?),全员cp向

※留个小红心小蓝手,蟹蟹

※结尾有一段瞎bb,直接无视就好了

微博:

卢瀚文v:十分抱歉,因为要中考了,我妈强制要求我退网,舍不得大家p(´⌒`。q)。゜.

以下是热门评论:

黄少天v:小卢小卢,一定要回来啊!如果你不回来的话,下次队长给我塞秋葵的时候就没人帮我了,哭唧唧_(:3」∠❀)_你放心的去吧!

喻文州v:小卢加油,蓝雨等你回来。@黄少天v,少天我们好好谈谈。

郑轩v:小卢你安心吧,该咋地咋地,我们永远支持你!

徐景熙v:小卢好好考,没奶来我这里 ฅ( ̳• ◡ • ̳)。

韩文清v:一如既往。

张新杰v:需要时间计划表吗?

张佳乐v:中考失利没关系的,你乐爷我不高考落榜就去打游戏了。

孙哲平v:胜利回来,我把乐乐的零食分你一半寄过去。

叶修v:没关系,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哥也就读到初中,九年义务教育完成就好了。

苏沐橙v:知识就是力量。加油,看好你哦!

魏琛v:小子好好干,我们蓝雨人才辈出。

王杰希v:广州呆不下去可以来北京。

方士谦v:我给你奶哦!我可是奶的住魔术师的男人。

刘小别v:待你回来之际,嫁我可好?

周泽楷v:嗯……

江波涛v:队长的意思是相信你没问题。

孙翔v:加油,友情提供六个核桃。

戴妍琦v:小卢努力啊!我也会努力产喻黄本子的~

呃,就这么沙雕结束了。青自也跟小卢一样,要为中考努力了!所以只能从几乎日更进化到周更甚至月更了QAQ,555,舍不得全职啊!特此淡圈说明。明天开学,积福。


【黑遍全联盟】张佳乐の日记③

服用说明:

※又名《张佳乐的作死日常》

※第一人称,青自文渣,混个眼熟

※不定期更新

※全员向,不站任何cp,ooc吧

※语c改编

本篇服用说明:

※本篇cp喻黄,双花,韩张

题记:

我叫张佳乐,霸图的一名队员。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这说明,tm今天我又作死了。

正文: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认真地窝在被窝(我只是睡午觉刚起来)里,一手零食,一手手机,与零食和大孙依偎。

正当我与大孙卿卿我我、你侬我侬之际,一个电话打断了我们的交流:“喂,乐乐……”

“滚滚滚,你乐爷我和我老攻皮呢,走开走开,不要烦我。”

“……乐乐,我们还是好闺蜜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呜呜呜,说好的闺蜜一生一起走,你才过了几天就不要我了,怎么怎么可以可以,是不是大孙又xxoo你了……”

我就一个反应:黄少天,你mf。

我只好暂时告别我的大孙,回来和这人尬聊:“什么事啊?不要打扰我和我家大孙腻歪。”

“……”啊,怎么回事,我居然见到了沉默寡言黄少天,有生之年!

“今天你打算烧微草还是烧兴欣?”话终于说到正题来了,不过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吓得乐乐想要强X大孙。

好吧,不过只能写日记的时候说一下自己当时的反应,千万不要跟我队长和副队说,不然这可不是加训能解决的问题。

我想的是:烧兴欣和微草干嘛,烧霸图啊!

我也是这么跟我的好闺蜜黄少天说的。

搞得他话都少了:“乐乐你要作死直说,不要拉上我。”

“少天,少天你最好了是不是,你看我都不跟大孙说话,就跟你说。烧霸图嘛烧霸图啊!”

黄少天在电话另一边飚起嘴速:“张佳乐,我说你是不是加训加傻了?你要烧霸图诶!霸图是什么?霸图的汉子威武雄壮。你干得过他们吗?好吧,就算你干过了老林,可是你难道忘了霸图也有一个心脏啊!老韩一个人就够你吃一壶的了,你认为他们两个加起来能不能把你干掉?”

“我不管,我不管,要么烧霸图,要么别找我。我要烧霸图,霸图,霸图……”我又开始撒娇耍无赖,希望对黄少天有点用。

“叩叩”,一声敲门声响起,我们严谨认真的副队走了进来,说:“前辈,你一直喊霸图干什么?”犀利的目光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假装气愤地指着手机大声骂道:“黄少天,你什么意思?我们霸图就是比你们蓝雨庙强!咋?不服气啊!不服气jjc啊!来啊!最强的是霸图,霸图,霸图……”

张新杰满意地看了我一眼,关门走了。

我长呼一口气,再看电话,已经挂了。

QQ上,黄少天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既然前辈这么喜欢jjc,不然我和前辈打一场?”

nm,喻文州我敲你。

经过一般周折,终于黄少天被我说动了,决定过来烧霸图。

我们准备了一堆打火机,誓死烧霸图啊!

很快,到了晚上,我们两个蹲在霸图门口。

我双手颤抖地点开打火机,准备丢到大楼门口。

结果,三二一,我扔了,扔到人了。

而且,人是像老林啊,英奇啊也就算了。

扔到的我们副队——张新杰。

副队轻轻把打火机抖掉,看着衣服上一个小小的洞,眼神复杂。

关键身上穿的还是我们霸图的队服。

黄少天这个没有义气的家伙,见大事不妙,溜了。

“新杰啊……”我咽了口口水,想着大孙大孙保佑我。

“张佳乐,加训!”最后老韩的一句话解决了事端。

突然发觉,老韩人还挺好的,当然,是跟即将暴怒的张新杰比。

霸图真是个是非之地啊!我想我的百花了呜呜呜……

马上要开学了,能更多少更多少吧/托腮难过

【all黄/ABO】你们Omego没一个好东西01

服用说明:

※小白文渣,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设定叶喻周(O)X黄(A),OA向

※第一次写ABO,欢迎捉虫,私设如山

※ooc

※留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01

夜,寂静的令人战栗。

蓝雨刚获得了第n届职业联赛的冠军。

所有人,肯定包括各个以前不能沾酒的职业选手们,此时大醉,一个个瘫在夜店中。

黄少天是当中不仅没有酒量而且没有逼数的典范,此时,他一手提着一瓶见底的啤酒,一手指着他的队友,话痨本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小卢,好样的,以后,见到兴欣就这么打,二话不说上去抗,呃(打嗝),我们蓝雨人,就要这么横,属于蓝雨的夏天还有,呃,好多。”

“郑轩,呃,哈哈哈,不愧是我们中第一个脱单的,呃,下次,我们打,打,打死兴欣,兴欣,没有我们蓝雨胖(棒)。”

“徐景熙,啊,呃,我要奶,奶,奶……”

终于,他战斗不动了,“嘭”的一声,倒下了,砸到了正在熟睡的喻文州。

喻文州吃痛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黄少天的一头金发。

看着眼前醉得不省人事的队友,他伸手撸下他手上的啤酒瓶,打横抱起,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他好好睡一觉。

喻文州知道,这些天,大家都很累,熬夜训练,突击开会,搞得比卢瀚文期末考试还紧张。

他们需要好好休息,一个彻底的放松。

小卢是未成年人,没被灌多少。他看看醉如烂泥的队友,心里盘算一般,决定,还是让他们瘫在这里吧。

美好的暑假伴随着夏休,即将到了!

想想都觉得美好。

怎么可能,小卢,你搞错了吧,美好这个词,你拿钱砸,拿颜值砸,都是换不来的。

因为醒来后,你们,就进入ABO的世界了。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醒来,是这个场景:

亲爱的黄少天宿主,你好,我是ABO世界的110系统,您的个人信息如下表。

姓名:黄少天

身份:Alpha

信息素:菠萝

是否查看世界介绍?是,否。

黄少天平静脸,点击,是。

欢迎您来到ABO的世界,如果想要离开,请……。

显示完这么多,蓝色的消息框就消失了,任凭黄少天怎么叫唤它都出不来了。

三,二,一。

“我去,什么ABO啊!给人那么多提示这么多就没了?@/亻↣……”

黄少天对ABO的认识,等于除了知道A强O弱以外,一无所知。

骂够后,黄少天烦躁地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不如,找队长商量一下?

好主意。

于是,黄少天在转了无数个圈后,终于在卫生间找到了一脸痛苦的喻文州。

“队长,你,怎么了?”第一反应,黄少天上前关心。

然而,他等到的回答是……

“少,少天,你,你别过来,难受,唔……”喻文州顶着楚楚动人的眼睛,努力使自己不失仪态。

黄少天反应:喻文苏。

猛然,蓝色信息框出现。

姓名:喻文州

身份:Omego

信息素:蓝莓

话说一个O与一个A共处一室的结果是什么?

答案:孤男寡男,准没好事。

应该有r吧/挠头看天尬笑

【原创/随笔】山盟风誓

服用说明:

※新人青自,文笔渣渣,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原创的手一抖一抖

※留个小红心小蓝手做鼓励行吗?

山神在这个地方住了一百多年了。

他掌管的这座山,无名,偏僻,却很是娟秀。

他的前面有一条河,弯弯曲曲,向远方淌去。

河神守护着这条小河。

河神是个美丽而睿智的女神,是他那么多年来唯一的朋友。

不知是天地创造他们时故意给他们设下什么封印,他们无法离开自己的领地。一旦离开超过一定距离,就会丧失神力。

若是远离领地时间过长,他们就会倒下,跟普通人死去无异。

但是,总会有那些天地的宠儿,能够摆脱封印,自由自在。

一日,河神难得一次先开口问山神:“山,你苦吗?在那里一动不动。”

山神腼腆地笑了笑,可惜他们之间隔了一个小丘,彼此看不到:“不苦,能守护我的领地,是我的幸福。”

“如果你能解除封印,你想去哪里?”

“我啊,想去看看别的山,是不是比我高,比我强大,看他们如何守护他们所热爱的土地。你呢?”

“我?不做打算。我的领地很大,足以使我感到满足了。”

谈话就这么结束了。平淡,无奇。

其实这样也挺好,岁月静好,如歌般清欢。

但是,生命总是有很多意外,神明也一样。

风神,在同样一个平凡的日子,踏足这片土地。

山神感觉到了风神的力量涉足了他的土地,急匆匆赶过去,怕他伤及他的子民。

风神看到山神,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行了个拱手礼:“你好,在下是风神,此时遨游四海,闲来无事,踏足这里。若有冒犯,请多包涵。”

山神看到他,第一反应是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神祗:无需受封印的制约,来去自如。

风神的模样也甚是俊秀:柳眉,凤眼,朱唇,墨发,白衣,金靴。整一个少年俊杰!

“你,你好,我是庇护这里的山神……”初见生人,山神虽说活了那么多岁,可在与人交际这方面,却不比初长成的童子好到多少。

看见山神如此拘谨,风神也明白他的紧张,率先开口:“能带在下参观您的领土么?”

“请便,随我来吧。”山神连忙接话,招呼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您叫什么名字?”

“我?嗯,我没有名字,仅是一座小山的守护者罢了,名字什么的,放不了我身上。”

“在下姓施,名清,字忠言。再小的神明都是有名有姓的,不然您取一个?”

“可,可我真的不会取名字。”

“若不嫌在下陋才,在下帮您取个。”

“真的可以吗?我有名字就很开心了,哪会说你什么陋才呢?”

“那,依在下所见,此处林木茂盛,山岚缭绕,不如,林蒙可好?”

“谢谢,我也有名字了!”

“这等小事,无足挂齿。”

就这样,山神林蒙带着风神施清走遍了他保佑的每一寸土地,花费不少时辰。

他们也因此熟识,开始以姓名兄弟互称。

“施清兄,这里是我掌管的核心地带,翻过面前的丘陵,就不在是我的领地了,是河神姑娘的。”

施清转身看向林蒙,眉目间笑意难藏:“我说林蒙弟弟怎尽带我去什么白云深处,原来是把好地方放在后面了啊!”

林蒙经不起打趣,害羞低头:“这里偏远之地,无法好好招待施清兄,还请施清兄多多包涵。”

“怎么会……”施清脸上的笑意像汪永不枯竭的泉水,一股脑地往外涌着。

“那枝头上的花朵真是生命顽强啊!在悬崖峭壁上仍能看的那么娇艳。”猛地,施清瞥到悬崖枝畔一朵娇小的花儿,不由得大声赞美起。

“那是缠枝花,是我们这里特有的花。仅此一朵。”听到施清的赞赏,林蒙是高兴的。这才想起自己也有多时未来过此处。

如果不是施清出现,这缠枝花的美艳,只有他一人欣赏了。

“缠枝花的花语是什么?”

“花语是什么啊?”

“花语就是一朵花的内在含义。”

“嗯,大概是生生不息,纠缠于此吧。”

“很值得咀嚼的意味。”

好久好久,林蒙没有体会过有友于身的感觉了。第一次,是和河神相识。

但他们毕竟是异性。加上河神的睿智是林蒙无法触及到的高度,他们,终是没有和施清那么心心相惜。

相聚是欢,可抵不了离别的愁苦。即使是难得交上的知心朋友,也无法阻止分开的发生。

施清走的时候,没打一声招呼,只留下一串铃铛,附上字条:施清已走,林蒙弟弟莫要伤感。此铃是我的心爱之物,赠与君。当在下再次乘风而来,铃必先知与你。

林蒙无话可说。他没有强求施清留下的理由。任他离去,唯一的结局。

不多时,冰雹急骤来袭。林蒙没有防备,不少植物受到伤害,蔫吧了。

甚至,高枝那朵缠枝花,有了凋零的前兆。

几天后,缠枝花在悄无声息的夜晚,坠身于悬崖。

估计能够证明它存在过的,可能只有枝干上缠绕的茎叶吧。

第二天一早,河神刚准备赐她的领地与守护之力,却感受到山神在此等候多时了。

见到她,山神起身,给她一串铃铛。

“这是什么意思?”饶是聪明伶俐的河神,见到山神的举动,也不明不白。

“下次风神来的时候,记得还给他。”林蒙平静地说着,身子却微微颤抖起来。

“你,要走了?”

“冰雹摧毁了缠枝花。”林蒙的回答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一定要帮我守护这片土地啊。”

“我,果然,不是真正的山神啊……”林蒙的最后一句话,用尽他全身的力气。

他倒下了,背负一百年的重担,卸了。

山,倒了,变成一个水泊。

沧海桑田,不过一念之间。

很久,很久,当风神施清再次回到这里,物是人非。

“林蒙呢?”施清直言。对于河神这种知道他身份的聪明神祗,他耐不下本来急躁的性子。

河神不恼,抬眼问:“陛下可是问山神?”

“都说了在外孤是风神。他在哪里?”施清很厌烦有神唤他陛下。

陛下,陛下,一听他就想起那个困了他千百年的身份。

河神慢悠悠地掏出山神寄托给她的铃铛,运起神力送到施清的手中。

“陛下贵为天地之子,怎会不了解林蒙不是真正的山神呢?这里的山神本是厌倦囚中鸟的生活,自刎而去,是缠枝花及时幻化人形,代替山神庇护此处。他原是百年小妖,无法护住每个角落。为了抗击冰雹的伤害,他恪尽职守,本体受到严重创伤,陛下走后不久就死了。”

沉默。施清沉默。

“那他,”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变得粗哑,“说了什么吗?”

“他请我还铃铛与陛下您,然后嘱咐我替他守护这里。”

泪落无声。

只有施清自己知道,刚才那句话,他是如何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

果然,任何与天地之子交际过深的生命都会消失吧。

他想起林蒙腼腆的模样,想起他带他去看山中小路,带他去看缠枝花。

他还记得缠枝花的花语:生生不息,纠缠于此。

生生不息,纠缠于此。他想践行,为何就是这么困难!

想毕,施清缓缓举手,越过头顶,催动神力:“我天地之子,以修为为代价,换缠枝花一朵。求天地明鉴,容孤任性一回。”

一道天雷滚落,击中施清。

醒来,除了手边的缠枝花,和无修为的他,似乎世界没什么变化。

施清拾起娇弱的缠枝花,编在铃铛的红绳上,笑颜如初:林蒙,施清实现了回归的誓言,你,不受信用,应该怎么惩罚?

“陛下……”河神开口。天雷滚落,不祥之兆,她可不希望天地之子在她的领地出什么意外事。

施清垂眼,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轻松流露:“不必叫我陛下了,我已经废了修为,从此代替林蒙庇佑这里了。”

未等河神说些什么,他挥手自兹去。

也好,信守彼此的承诺,一身修为,也不过如此。

等到缠枝花缠铃而开,他,会出现吗?

【黑遍全联盟】张佳乐の日记②

服用说明:

※又名《张佳乐的作死日常》

※第一人称,青自文渣,混个眼熟

※不定期更新

※全员向,不站任何cp,ooc吧

※语c改编

本篇服用说明:

※cp为双花,周江,肖戴,昊翔,杜柔

题记:

我叫张佳乐,霸图的一名队员。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这说明,tm今天我又作死了。

正文:

某个月朗风清的日子,轮回邀请大伙去上海皮(划)玩,我一听,可高兴了,带上最喜欢的大孙,高高兴兴跟着微草众人去赴宴了。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跟霸图去?

韩队老要瞪我,接下来张副就要等我,就这样,全车人都瞪我。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啊哈?你问我为什么跟微草去?

义斩和微草都在北京,那几个土豪公子小姐们出国旅游去了,大楼里空空旷旷,剩下大孙和一干阿姨。所以我们只能和微草去了。

呜呜呜,本以为摆脱了霸图就不会有人再瞪我了,谁知道一上飞机,王大眼开启大小眼模式瞪我。

哼,乐乐不爱你们了,乐乐爱大孙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轮回,刚到大门口就听到韩队一声吼:“张佳乐,把零食交出来!才还你几个星期,又不听话了?”

旁边还有黄少天这位中国好闺蜜(???)补刀:“开门见乐乐交零食。”

我依依不舍地把零食交了出去。那叫一个酸爽啊,我的零食又没了!

大孙轻轻拉着我,示意回去再寄一些给我。

嘻嘻嘻,还是大孙对我好。

江波涛作为邀请人,自然出来招呼大家:“都先进门吧,今天我们轮回作为东道主,难道请一回客,大家千万不要客气。”

到了大楼里面,周泽楷、孙翔和唐昊已经坐里面了。

孙翔和唐昊在挣餐桌上唯一一罐六个核桃,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的嚷嚷声:“糖糕你放下我的六个核桃!”

“哼,我先拿到的,自然是我的!”

“行不行我咬你啊!”

“你来啊,来啊,快活啊!”

呃,好像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了。大孙赶紧捂住我的耳朵。

杜明随后进来,直接往兴欣的唐柔身边坐,脸上还腼腆笑:“唐柔小姐,又见面了……”

空气中漂浮着恋爱的酸臭味。

n长时间后,雷霆才狂奔过来。肖时钦拉着戴妍琦,气喘吁吁地说:“不好意思,这么晚才来。”

叶不羞呵呵笑:“带着小女友来杭州吧,杭州有许多情侣玩的地方呢。”

小周低头忙手机,给自己和江波涛订了后天去杭州的机票。

小事情心脏笑:“不是,只是在加训之前我答应给小戴买奶茶而已。”

我悲愤看我们队长。怎么可以有这么大差别!别的队加训给买奶茶,我们队加训给,给,给白眼和暴力注视!

接下来,更气人地来了。

江波涛带了自家做的手工糖,发给皮的账号卡(咳咳,账号卡是单独出现的)们。

我可怜兮兮地凑过去,希冀的小眼神一闪一闪的。

“乐乐也要吗?”“嗯嗯。”哇,小江好温柔啊,要不是我有大孙,我就跟他跑了!

只见他拿了一大把放我手上,而且,还塞了一大把放我口袋里,轻轻说:“别给你们队长和副队看见了,回去慢慢吃。”顿时,我内牛满面,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的副队。

我又瞅瞅张新杰。你妹,看什么看,乐爷我有零食,我无敌。

过了一会儿,韩队跑过来,又凶道:“张佳乐,交零食。”

我抬头挺胸:“报告队长,我已经交了。”

“剩下的也交出来。”“……”在队长凶神恶煞的眼神下,我的糖没有了。

当我知道是张副从我的眼神中看出我还有零食,我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从此以后,张佳乐在霸图最怕的人不是韩文清,是张新杰!

求小红心小蓝手♥

一张“青自”的说明书

【个人情况】

※这里青自,这厢有礼了

※同人原创都有混,更加偏爱原创,可惜,有志向无手和脑

※欢迎随时点文,骚扰

※同人喜欢全员向,原创喜欢耽美向(不要说的那么高大上啊喂,说白了就是一个f女而已啊)

※爱好写作,画画,可惜一个都不好,不过我会努力的

※希望能向太太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