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长弧】青水自远去

想你了,你在吗?

【叶喻黄】亦光亦影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主cp叶喻黄,副cp方王,双花,韩张,周江,郑徐,双青(咳)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03

第二天一早,叶修难得起了个早。

拜托,以后就有一个麻烦鬼丢他家来了,今天还得接回来。

没办法,谁让哥太厉害了,把他从大伯爵周泽楷的手里抢回来了呢?

哼着小曲,叶修飞到了王杰希家。于是,几声急促的砸门声成了唤醒方王二人的闹钟。

王杰希憋了一肚子气,开门就操起绝灭星辰往叶修脸上砸去:“你傻子啊,还没到时间敲什么门!”

后面跟来的方士谦接了一句:“小队长,人家是砸门,还没敲。”

叶修灵活一躲,撑起千机伞,抱怨:“嘿,我说大眼儿,今天火气咋这么大呢?难得哥能捡一个小家伙玩玩,不早点来接太多不起哥的劳动了!”

王杰希一个白眼,接过方士谦递来的黄少天,扔给叶修:“人拿着。”然后,“砰”,关上门。

叶修仔细看看被丢过来的人,嗯,还没醒。

故作潇洒地转身,扛着人,吭哧吭哧往家走。

没办法,再借绝灭星辰是不可能的了。唉,要是千机伞也能带两个人飞该多好。

终于回到了家。叶修低头看人,呵,还没醒。忍不住大骂方士谦是不是给黄少天喝了安眠药。

或是叶修骂人的声音太响了,黄少天终于醒了。刚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人抱着,“哇呀”一声,掉到了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叶修吃了一惊,急忙蹲下来看黄少天有没有哪里受伤。

仔细盯了叶修几分钟后,黄少天立马蹦起来,指着叶修问:“你不是那个抢我吃的的混蛋吗?”

叶修开口一句“mdzz”,蹲下微笑道:“错了,我是你爸爸。”

黄少天疑惑道:“啊,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真的,比珍珠还真。你不应该叫我吗?”

纠结了一会,黄少天涨红了脸,弱弱地喊了一声“爸爸”。

“这就对了,来,儿子,爸爸带你回家。”叶修抱起比他矮了一个头的男孩,往家走去。

阳光温和地洒下。

但有光的地方必有暗。

巴菲特庄园。

一个黑影坐在高高的亲王椅上,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

突然,两道黑火从身后冒出,里面走出两只吸血鬼来。他们快步跪倒黑影面前,恭敬请安:“参见亲王大人。”

“免礼吧。”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杯子,拍拍手,“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分别请了大伯爵大人和安子爵过来了。”郑轩·安德鲁回复。

“预计今天他们就到了。”徐景熙·安德鲁接下去汇报到。

话音刚落,门口的管家的吆喝声响起:“大伯爵到。”

挥手示意郑徐二人退下。喻文州起身,走下台阶:“难得请大伯爵来一聚,却发现大伯爵心情不太好。”

周泽楷缓缓踱步而来,说了几个字:“没有了。”

跟在他后面的江波涛·约翰翻译说:“大伯爵的意思是,试验基地没有了,但是您的血已经尝试注入到一个实验品中,而且这个实验品还没有死,说不定会成功。”

喻文州笑了笑,夸了江波涛一句:“约翰执事的说话是越来越强了。”吩咐仆人搬来两张凳子,给周江二人坐。

待客人入座,他才接着问:“叶修去了?”

周泽楷点点头。

“把那个实验品带回来,让安子爵去。反正也是你带回来的人。”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最后说道:“晚点去。”

江波涛回答:“大伯爵的意思是,让安子爵晚些出发,好看看实验究竟有没有成功。”

“本王当然知道。现在去,对谁也没有好处。”喻文州脸上浮现出笑意,“就这么定下了。”

周泽楷起身:“告辞。”

他带着江波涛隐入一团黑雾中。再次出现,到了巴菲特庄园的门口。

“踢跶踢跶”,马车摇摇晃晃地,从地平线上慢慢出现,慢慢放大。

更新随缘。只希望下星期还能更新。我要完了/流泪

【沐似秋光12H/14:00】 小计兄长的恋爱史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沐秋生日快乐!爱你! 

※cp为伞修,苏沐橙视角,第一人称 

※ooc预警,私设如山,欢迎捉虫,不喜勿喷 

大家好,我是苏沐橙,荣耀联盟fff女团的一名成员。 

咳,这是我、小戴和云秀组成的一个小团队,专门讨论一些嗯嗯啊哦的事情。 

今天借此机会,给大家扒一扒我的哥哥苏沐秋和我的嫂子——也就是人称“荣耀教科书”的叶修的恋爱史。 

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的!如果你不爱我的小团队,我会很难受的! 

我和叶修在高中的时候坐过同桌。那时我们学校抓得不紧,早恋啊什么的根本不管。于是,就有了男女搭配坐,也给我的哥哥带来了可乘之机。 

哎,要是老师没有让我们做了同桌,估计我哥到现在还是单身。 

那时的我们是文理分科的。我作为理科班女生中的杠把子(就是no.1的意思),分分钟秒杀一群男生。当然,叶修也只秒过几回。因此,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学习数学等等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叶修这种理科直男,不知怎地,某一天送了我一封信,里面只有一道数学题目,挺正常的。像我们两的关系,信里塞题目都是家常便饭。 

但是被文科杠把子的我哥看到了,他硬生生曲解了里面的意思。 

苏沐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哥踏上了要用成绩锤爆叶修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他夜以继日地学习,废寝忘食,孜孜不倦。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在某一次月考中比叶修多了那么0.5分。 

这可把我哥高兴坏了。张榜那日,我哥特地跑到我们班教室,拽了一会,挑衅的眼神丢给了叶修。 

叶修不知道这人是谁,也没注意他和我长得有点像,他只是很酷地瞪了回去:“怎么?比哥高了那么0.5分就拽的不得了了?有本事就比数学单科分啊!” 

叶修的数学分数是年纪最高分,第二名比他差了十几分。 

况且,我哥的数学真的有点惨不忍睹。爆个黑料:我哥进入高中后的前五个月,数学……没一次及格过啊哈哈。 

咳咳,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我哥不服气:“比你擅长的理科有什么用,有本事比总分啊!语文这一门也行!” 

叶修的语文同我哥的数学,简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于是,两个大男人的战争就这么挑起了。 

他们不断地重复着偶遇:在学校图书馆偶遇,在老师办公室偶遇,在清晨操场偶遇……有一种雄赳赳气昂昂,誓死搞你的感觉。 

结果下一个月,两人的擅长科目都没考好,排名哗啦哗啦掉了好多。 

老师用他慧明的双眼,“了解”(事实上是曲解)了事情,非常高兴地把他俩叫到办公室教育:“你们互相学习,我很欣慰……”balabala说了一堆,提炼精髓下来就一句话:你们可以互相帮助。 

叶修很骄傲,不肯。他信奉的是:学好那数理化生才是正解。 

我哥翻白眼,不肯。他相信:得语文者得天下。 

但是老师的话,他们不敢不从。我哥是因为没后台,叶修是因为后台太大。 

老师这么一推波助澜,啧啧,结局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互有敌意的两人,在某天居然笑语盈盈相对和睦。 

这么河蟹的画面我应该让小戴画下来的。 

在期末考试后,他们携手登上了年纪最高峰。 

啊,真是一篇无比励志的奋斗故事。 

你以为结束了吗?不,你错了,还没完。 

期末考试过后就是对我来说痛苦到die的假期。 

我以为,他俩假期顶多手机聊聊天,偶尔见个面。 

不,我想错了,错的太离谱了。 

他们学习到上瘾,假期也不放过,天天在我家楼下的咖啡馆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最后,叶修的父亲知道了,十分鼓励这种行为,把他儿子扔到我家了。 

嗯,结局是什么大家知道了吧,十分老套。 

再也不相信什么日久生情了。 

【后记】 

戴妍琦:已经好几天没见到沐橙了,想她呜呜呜。 

楚云秀:节哀。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姓先生说,沐橙只是被他哥哥和嫂子联手打造的文理综合卷吓倒了。 

 

沐秋秋生日快乐!尽管南山会暖,但是别忘了这里有爱你的人在等你!

好吧,在大家一起庆祝沐秋生日的时候,青自在苦逼上物理课。

有一个说明:以后除了生贺或者是以前写的文,只更黑遍,望谅解。

【乐黄】同居三十题02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主cp为乐黄,可能会有多个副cp,但求不刷喻黄、双花

※小白文笔,私设如山,欢迎捉虫,ooc预警

Q:一同外出购物

A:

张佳乐和黄少天逛完超市后必定吵上一架。虽然吵架完三秒后两人和好如初,如果还有些兴致的话说不定还会大白天做一次友爱的有氧运♂动。

每次逛超市的时候,两人肯定是一人一辆车。因为一辆车是肯定放不下的,而且他们的口味实在是天壤之别,根本凑不到一块儿。久而久之,如果你看到在某超市两个绝对是老夫老妻的模样却一人推一辆车并且每辆车都堆的满满的话,那么不用怀疑,直接大喊一声“张佳乐”和“黄少天”吧,百分之一万是。

张佳乐喜欢吃零食。零食区是他到达超市的第一站。

薯片、曲奇、米花糖、蛋糕、小面包、怪味豆、辣条、话梅……一样拿一袋。对了,家里的瓜子好像嗑光了,是买五香味的还是牛奶味的?

嗯……

张佳乐在瓜子面前思考着。他的小辫子温顺地挂在脑后,微微动了动。

对了,不如拿秋葵味的!

但瓜子好像没有秋葵味的啊。那就一种口味的拿一样吧。好主意。

于是张佳乐的购物车里的东西就是这么多出来的。

再举一个例子。张佳乐拿薯片,是一场艰难的斗争。每次在薯片面前,他都会思索良久,郑重地把每一种口味的都扔进车里。

啊,这次只能拿一种!可是拿什么口味的呢?原味?不行不行,基本上没什么味嘛。番茄味?不行不行,太酸了,要甜一点的。樱花味?不行不行,这么粉红粉红少女心的口味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可以买。牛肉味?其他还好吧,就是太咸了。……怎么办呢?那还是每种口味都拿一中吧!

这是张佳乐在薯片们面前的真实想法。

黄少天呢,喜欢吃各式各样冷菜和油炸食品。熟菜区是他常逛的地方。

白斩鸡、小笼包、夫妻肺片、炸鸡腿、北京烤鸭、凉拌猪耳朵、油条等等等等统统给本剑圣来一打!

“呀,小伙子,你又来买了。今儿个阿姨给你多拿一个,以后常来啊!”卖鸡腿的阿姨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边说边递给黄少天一袋子滚烫的鸡腿,“刚出锅的,热乎着呢。”

“谢谢阿姨。”黄少天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接过袋子,轻轻放在购物车中,赶忙奔下一站买刚烤好的北京烤鸭去。

等到两人逛好自己心仪的地方后,他们去了爱人的噩梦区。

张佳乐哼着小曲,左手拿着一个超大号的袋子,右手在一大袋秋葵中娴熟地翻找新鲜的秋葵,看得一圈围观的大妈羡慕道:“这小伙子真体贴他媳妇,知道媳妇爱吃什么。啧啧,我女儿怎么就没嫁到这么好的人呢?”

而黄少天则去了调味品区,疯狂地买起了厨房“必备”用品,当然,他们家的厨房出现这些东西的话肯定都是他买的。没办法,谁让张佳乐不喜欢吃各种各样的调味品,作为他的小受,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必须逼他吃一点才好呢。

想着,拿老干妈的手不由得又够上去,多拿了几瓶。

等到分别结完账回家后,两人检查彼此的购物袋子后,脸上的表情整一个丰富多彩。

男默女泪。

准备弃坑了嘤嘤嘤。
只是我要转行写段子去了。

【叶喻黄】亦光亦影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主cp叶喻黄,副cp方王,双花,韩张,周江,郑徐,双青(咳)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02

飞在空中的王杰希很生气。

所以,当他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决定拿方士谦发泄一下。

结果,在自己家的门口,王杰希发现,不仅方士谦一人,还有,隔了三四条街的张新杰和韩文清。

当时他本来黑臭的脸色立刻变得稍微好转。

跳下扫帚,顺便把黄少天丢给早早过来接人的方士谦,王杰希走上前,跟韩张二人打了声招呼:“你们怎么来了?”

张新杰翻了翻手中的《圣经》:“方前辈说今天会有一个半吸血鬼送过来,特地过来查看,已见真实。”

王杰希听到是方士谦喊来的,也不好意思赶人家走。愤愤瞪他一眼,王杰希推开门,招呼:“请进,老站在门口也不好。”

韩文清默默留到张新杰后面,自觉帮忙拖了一把黄少天,减轻方士谦的负担。

“方前辈觉得这只半吸血鬼怎么解决?”

张新杰放下手中的书,直言道。

方士谦扭头看向王杰希,王杰希接下了话:“人是叶修带回来的,以后由他照顾。他武艺高强,如果有什么危险不用过于担心。先把他的记忆改掉,以前的一律删除,留下名字,再植入些和叶修的事。不用太过于纠结。”

“好的。小队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方士谦听罢,刚准备拖人进房间施法,却被韩文清打断:“魔术师先生凭什么这么肯定叶修有能力看好这只半吸血鬼?”

“凭什么啊,”王杰希低下头,“实验基地是他发现的,而且,”他抬眼,“他遇上了吸血鬼的贵族,周泽楷·蒙德尔,大伯爵。拳皇可满意?”

“大伯爵都去了?”韩文清虽然不太满意这个安排,但见张新杰也没有异议,也就同意了。

张新杰和方士谦进了房间,给黄少天植入他们编造的记忆。

几个小时后,方士谦是滚着出来的,张新杰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扶着墙。韩文清马上赶去,牵着他,挪到沙发。

王杰希冷漠地盯着在地上滚着起劲的方士谦,心里盘算着不让这儿今天晚上跟他睡。

“魔术师先生,”张新杰缓了一会,说道,“方前辈承受了大部分那人的精神抵抗,可能会失常一会,你不用太担心。”

顿了顿,接着说:“那人的精神抵抗很强,快达到了吸血鬼的程度。如果不好好看管的话,很容易暴走。”

王杰希点点头:“知道了,我会嘱咐好叶修的。”

张新杰见王杰希许诺了,也不多留,起身就向方王二人告辞。

送完人后,王杰希叹了口气,踢了在地上滚的方士谦一脚:“别装了,有什么事直说。”

方士谦一个机灵,起身扑向王杰希:“还是小队长了解我,蹭蹭。”

清了清嗓,他说道:“大体情况张新杰说了。但是在其中我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信息。”

“什么信息?”王杰希紧张地看着他。虽然方士谦经常屌而不郎当的,但在大事上从不说废话。

“那个黄少天注射的血,搞不好,是喻文州·威廉的。”

“吸血鬼中的亲王德古拉伯爵,实际的王?”

“嗯哼。只能期待,真正的血溶于血了,不然这人可能会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方士谦抱起王杰希,回身走向另一个房间:“啊,累死了,睡觉睡觉,要解决这事让叶修干去,没咱什么事了。”

王杰希挣扎几下,见什么用也就放弃了。反正都同床那么多次了,勉勉强强就同意他睡过来吧。

而被方士谦封在房间里的黄少天,黑光从他的身体中迸出,又慢慢消失了。

夜,宁静的让谁都不忍心打扰。

我名字瞎取的,不要在意细节对吧/尴尬笑。
月考凉凉了,结果,我又想了一个黑遍,有人期待吗/这是拿生命开的坑!

【黑遍全联盟】当张佳乐唱起儿歌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沙雕段子,不喜勿喷

※cp为喻黄,双花,林方,闺蜜组友谊向

某天,在微博上,林敬言圈了方锐。

霸图-林敬言v:@兴欣-方锐v,听听乐乐唱的儿歌。@义斩-孙哲平v,该管管了。【附张佳乐唱歌的视频】

在杭州闲的蛋疼的方锐刷好微博,点开了林敬言发来的视频。里面的张佳乐鬼哭狼嚎:

蓝雨大门前 走过黄少天

快来快来听听他 啦啦啦啦啦

吧唧吧唧真呀真吵啊

黄少天一人顶三百鸭

黄少天一人顶三百鸭

队长喻文州技术顶呱呱

只是摸摸他的头 他就不说话

佩服佩服真的厉害啊

黄少天你也有今天啊

黄少天你也有今天啊

“哇哈哈哈,妈耶太好笑了,哈哈哈哈……”方锐一个人在训练室里放声大笑,笑到连魏琛都看不下去了:“我说点心大大,你们家老林是出轨了还是出轨了还是出轨了,你笑的那么放荡不羁?”

方锐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笑:“老魏你自己看看,张佳乐真的皮哇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我来看看。”魏琛边嘀咕边接过手机,戳开了视频,而且,没带耳机,开的最大音量。

顿时,兴欣训练室回荡着张佳乐魔性的歌声,一如苏沐橙半夜看《XX歌手》突然听到有人唱《歌剧2》一样。

叶修一个没忍住,手脑同时短路,技能点错了,蓝溪阁的boss物归原主。

对面的黄少天话痨属性爆发:“叶不羞你也有今天啊!怎么样?哇哈哈哈哈……”

叶修默默关掉了游戏,掏出还是黄少天送给他的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喂,前辈……”喻文州在另一旁的神情不是特别好。

“黄少天在你身边吗?”叶修直奔主题。

“在啊,前辈找他有什么事吗?”

“打开免提。”作为四大心脏,喻文州自然是防着点的。于是他让郑轩去关门。

果不其然,黄少天觉得他们家亲亲队长的这个举动,太对了,不然,脸丢到蓝雨大门口了。

叶修抢过方锐的手机,放起了张佳乐的大嗓门:“蓝雨大门前走过黄少天……”

小卢第一个没有憋住:“哈哈,张佳乐前辈唱的歌真是……”在他师傅黄少天的犀利眼神下,卢瀚文闭嘴了。

喻文州笑得也愈发犀利:“好的前辈,我知道了。”挂掉了电话。

然后,换上大号,来到网游,点开世界。

索克萨尔:抱歉,上来通缉一个人:百花缭乱,看见霸气雄图的蓝溪阁上去直接干。

底下是一群粉丝的哀嚎:

“哇哇哇,老公上线了!”

“通缉我们乐乐干什么?”

“会不会是乐乐把天天拐跑了,鱼生气了……啧啧啧,我吃乐黄去了。”

“高举喻黄大旗!可逆不可拆!”

……

几分钟后,春易老亲自给喻文州发了个消息:喻队,找到霸图的人了,在(XXXX,XXXX),您?

索克萨尔:好的,我马上到。

接着,喻文州仿佛骑着绝灭星辰一样,飞似的赶到现场。

一个弹药专家被一群人维护着。

二话不说,一个死亡之门从天而降,直砸张佳乐。

在霸图大楼了打游戏的张佳乐感到背后一凉。

哦,寒意来自上面。

很不凑巧,没躲的掉,血掉了大半。

张佳乐微笑,没事,我是来抢boss的,血没了不要紧,boss是最重要的。

很快,他知道,他错了。

喻文州打开了语音,让霸图所有人了解了剑圣的愤怒:

我有一只张佳乐啊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骑着他呀上街搞事情

我悠哉悠哉慢慢骑着走的很安静

哎呀哗啦啦啦有人说乐乐是傻x

张佳乐手一抖,到手的boss没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又不同。

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姓先生说,在他挂了了某位喻姓先生的后,转发微博再次@了孙哲平先生。

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姓先生说,那天他看见张佳乐同学进了林敬言同学的房里,一晚上没出来。

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孙姓先生说,他已经和霸图高层商量好了,这个月林敬言的工资没了,并且,他还在霸图大楼的附近买下了一个ktv,不知道(划)有什么用途。

明天看太太们的黑遍希望还能笑得出来。今天月考考完了,然后,出了三门😭




【200lof贺文/方王】My Green(Colours)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啊,终于到了200lof,对于青自这种文渣来说不容易啊

※本文cp方王,ooc预警,强调:我是庙粉我是庙粉我是庙粉!(啊哈哈哈斜眼尴尬,单亲爸爸真的好帅)

“请进吧。”

方士谦忽视门口站着的两人,眼睛直定定地瞪着实验桌上形形色色的叶子,内心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要不是这该死的实验还要画图鉴,他打死都不请美术系的学生来。

我明明是生物系数一数二的高材生,为什么会在画图鉴这种事情上停下脚步呢?

袁柏清见师傅苦恼不止的样子,急忙介绍起了他请来的美术系生:“师傅,这位是王杰希学长,呃,美术系的第一名。”说完,迅速跑出实验室,顺便贴心带上了门。

“不好意思,王同学,打扰你修课了。”方士谦转身,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方士谦,生物系博士学生。这次请你过来,是想让你帮助我完成一本关于植物叶子的图鉴。”

王杰希冷漠地看着他,点点头:“你好,方博士,请问我现在就要开始画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说完,方士谦递给他一沓纸和一片树叶。

“就一片?我很快的。”王杰希皱着眉头,不满地问。

方士谦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你先仔细观察。这可不抵你们美术,还可以抽象地画画。我们生物上强调分毫不差,实打实的工笔画。”

王杰希低头,眼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拜托,本来他准备利用三个月时间把他那副参赛作品《枯木》精心绘制出来,结果中间有人把他喊来画这些破烂叶子,任谁也不高兴起来。

看来,这次比赛也与获奖无缘了啊。

三年了,一次也没有,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王杰希叹了口气,认命地在纸上涂涂画画,争取早日完成图鉴,好去画他的《枯木》。

很快,叶子的大概轮廓就跃然纸上,连方士谦看了也赞不绝口:“不错,很像呢。下面就是上色了吧?”

“我不会给任何画上绿色的。直接拿下一幅。”王杰希拒绝。

方士谦好奇了:“诶,为什么?叶子大多数都是绿色的啊,你不上色的话我怎么交差啊?”

王杰希没理他,自顾自地抽出下一张纸,描绘另一片叶子。

方士谦在旁边不依不饶:“喂喂喂,说话啊,为什么不上绿色?绿色可是自然的颜色,那么美!”

“没有为什么,就像植物大多都是绿色一样!(注:植物呈现什么颜色,就代表它不喜欢什么颜色。)”王杰希猛然抬头看他,犀利的眼神吓了方士谦一跳。

方士谦撇撇嘴:“好吧,不问就不问吧。”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因为,那也是嫉妒的颜色啊。

王杰希的心里,片刻闪出这么一句话。

是的,他不喜欢绿色,仅因为,那代表嫉妒。

小时候,他嫉妒一个同学有着比他更好的天赋,曾经偷偷把他参赛的作品,涂上了绿色的颜料。

那次比赛,他落选了,王杰希就被评了一等奖。

王杰希知道,一等奖本应不是他的。

同学知道比赛落榜后,离开了艺校,从此王杰希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连说声“抱歉”的机会都没有。

每当他看到绿色,忍不住回想起幼时犯下的过错。

于是他决定,不再用绿色给任何东西上色。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个月悄然而逝。

方士谦的叶片图鉴也只剩下合欢树叶没有画好了。

王杰希向方士谦提议:“我先回去画参加比赛的作品,好吗?”

方士谦也不好拒绝。本来就是他强拉着人家来的,耽搁了别人画比赛作品的时间。

点点头,任王杰希快速奔向美术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方士谦竟觉得心里有一丝心疼。

美术系的学生,很苦。

如果没有比赛的成绩给他们拿些家伙展示展示,恐怕没人知道他们背后默默无闻的努力。

几天后,方士谦觉得自己是真的真的按耐不住去找王杰希画完图鉴的冲动,雄赳赳气昂昂,飞扑美术系,逮人画画。

随手拦住一个学生:“同学你好,请问你知道王杰希在哪里吗?”

被问道的高英杰一脸懵:“啊?你说杰希学长?他在三楼画室,叫我们都不要去打扰他。”

“好的谢谢。”只捕捉到地点,方士谦就撤了,后面的话自然没有听进去。

杰希学长,会不会生气啊?

高英杰内心的心思。

两步当一步走,方士谦飞速赶上三楼,奔向画室,扑了个空——王杰希不在里面。

画笔还是湿的,沾了新开的颜料,看来是没走不久。初步判断后,方士谦还是留了下来,等王杰希回来。

仔细看了看他画板上的作品,方士谦不由得有些压抑:灰色的天,灰色的树枝,光秃秃的,星点绿色都看不见。

很难受。

方士谦唯一的感受。他讨厌没有生机没有活力的感觉。

自作主张,他开了一罐绿色的颜料,沾上柔软的笔尖,细细地在已经上了一层灰色的纸上涂抹。

绿色,代表生机。新生的力量,总会冲破阻碍。

“你在干什么?”等王杰希回来后,他发现方士谦在他的画室里,不知道搞弄什么东西。

等等,那个位置,他的《枯木》!

果不其然,方士谦在给他的画上色。

还是他最不想见到的绿色。

“滚开。”他愤怒地嘶吼,如暴怒的野兽那样。谁都不允许动他的画!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了,他不想遗憾退场。

方士谦对于他的怒火莫名其妙:“怎么了?我帮你上色啊,你这灰不溜秋的,很难看的。”

“滚。”王杰希吐出来的,只有一个字,连推带拽,把方士谦赶出了画室。

怎么了啊?我的图鉴还没好呢?

三分钟后,王杰希扔出一本半百纸的本子:“画好了,你的图鉴。然后,有多远滚多远。”他的口气,冰冷的像三冬的雪。

方士谦也不愿意多留。既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不好总赖着人家,对吧?

推开门,没有看到方士谦讨厌的身影,王杰希仿佛突然瘫了似的,腿一软,幸好扶着门框,不然会摔的七七八八的惨。

我的画,我的画,被毁掉了,怎么办?

他没有精力再画一幅同样精致的画了,时间,也不容许。

难道,比赛就要留有遗憾了吗?

仔细端详那幅画,还是一样灰色的枝干,变的是背景的天空。

绿色的天空。

透过画面,好像可以看到远处。一大片一大片的绿。

感觉也不是很糟。

只好这样了,把这幅画交上去。

两个月后。

王杰希意外地收到获奖的通知。入选的理由很简单:矛盾,有冲击力,压抑也显露出活力。

真的不那么糟啊。

也不知道方士谦怎么样了,应该谢谢他的,上次对他那种口气,确实不太好。

走到生物系教学楼,看着袁柏清在外面急的团团转,他问了句:“袁学弟,你在外面干什么啊?”

袁柏清看到他,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师傅已经进去一个月不愿意出来了,每天都是我送饭进去。这样下去,他身体吃不消啊。”

王杰希左眼皮一跳。

他蹲在地上,摊开随身携带的速写本,速写了一棵树。

吩咐袁柏清:“麻烦袁学弟找到绿色的颜料来,我看看这个办法能不能……”不等他说完,袁柏清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不到五分钟,各式各样的绿色统统运了过来。

王杰希觉得好笑,也不能太流露出来,借拧颜料掩饰自己的笑意。

“好了,帮我给他吧。”画完起身,王杰希拍拍身上的灰尘,坐到长椅上。

袁柏清接了纸,迅速冲到实验室,强硬地把饭和纸都塞了进去。

实验室里面的方士谦不满意地听着门口的响声,刚准备训徒弟一顿,却发现饭旁的纸条。

一棵树,长着绿色的叶子,外加一排字,也是用绿色写的。

In my heart,there is a colour called green.(绿于我心)

对不起,后天月考,我是来积福的。马上走。








【叶喻黄】亦光亦影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主cp叶喻黄,副cp方王,双花,韩张,周江,郑徐,双青(咳)

※小白笔渣,ooc预警,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01

“醒了?”唤醒黄少天的是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黄少天艰难地睁开眼,却被刺眼的阳光所焦灼,他赶紧闭回了眼睛。

“你刚从实验室出来,还没适应有光照的环境,不要紧,你总会看到东西的。”声音的主人似乎对黄少天想要睁眼的事情有些,漠不关心。

黄少天思考半晌,总算说出了他从那逃之后的第一句话:“你是谁?”

声音似乎不屑:“我?赏金猎人,叶修,代号君莫笑。”

赏金猎人?黄少天不解,为什么那些嗜钱如命的赏金猎人会搭救他。他虽被久困实验室,但也是有些常识。

“你是在想为什么哥为什么搭救你吧?”叶修出声,“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记得?记得什么?

黄少天听了叶修的话,拼命在记忆中搜寻着,查找这个人的信息。

黑暗,无光。其他,什么都没有。

吸血鬼,人类,关在一起。空气中是腥臭的血的味道。

针筒抽出吸血鬼黑色的血,注射到他们体内。

有人说话的声音:“这些人,能在阳光下活动吧?”

“管他呢,就是一群垃圾罢了。进行这么高贵的实验,是他们的福气。”

黄少天痛苦地捂住头,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什么,吓了叶修一跳:“你,没事吧?”

“你是谁?你是谁?”猛然,黄少天抓住正在靠近的叶修的衣领,睁开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是不是你?把我关在那里!”

叶修没想到他会突然攥住他,还有那么大力气:“喂,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是不是你?把我关在黑色的屋子里,不给我食物,也不给我水,还给我注射奇奇怪怪的东西,想让我死在那里是吧!”黄少天像只暴怒的狮子,双眼通红,边说边流着眼泪。

他真的不想再活到那些地方了。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是假的,唯一真实的,只有自己的身体。

“砰”,门被粗暴地撞开,一只针筒飞过,精准无误地刺中黄少天的颈脖。

随着药物一点一点地注入,黄少天身体一软,瘫倒叶修怀里,叶修慌忙拖住他。

抬头,看站着门口的人,他不由得嫌弃道:“这么慢啊,我还以为你被你家4000拖回去X了一顿呢。”

王杰希冷哼:“要不是这药,你或许就被这儿勒死了。不感激我,还这种表情,你也是够可以的了。”

“那现在咋办?这人总不能一直这个样子啊?”叶修欲哭无泪地抱怨,这人,还挺重的。一直拖着也挺累的。

“我让方士谦给他编一段记忆。”王杰希摘下头上的尖顶帽,“窝是你搞毁的,人也肯定是你照顾。话说你不弄点资料回来,光带一个人有什么用?”

叶修费了点力气,把人拖到一个略平坦的地方,放下后,说:“总共里面活下来的就这一个。资料大部分他们都烧光了,还有的是个人资料,别在关这些人的房门口。”

“人叫什么?”

“好像是叫黄少天。才弄进去三四个月,注射过一次吸血鬼的血。怎么,你想干嘛?”

“编记忆也必须符合一些事实吧。哪个像你,信口拈来?”

“是是是,明天我去接他啊,什么时候好啊?”

王杰希低头看手腕上的表,算着时间:“早上九点吧。人我就先带走了。”

叶修听到这话,立马把黄少天拉起来,往王杰希怀里塞:“好的,大眼儿,再见不送。”

王杰希的头上冒出生气的字符。

但他不像叶修,以大局利益为众。

认命地把人扛到他的扫把——绝灭星辰上,自顾自地飞走了。

叶修看着他远去,掏出藏在口袋中的烟,抽了一口:说不定,养一个半吸血鬼在家也挺好玩的。

不过,这家他已经一两年没回来住,打扫……

还是自己打扫吧,再请苏沐橙来的话楚云秀又要坑他的钱包了。

转身,从院子里找出一把扫帚,好好干活去了。

同学们再见,这是国庆最后一更,我也要好好复习了呜呜呜,月考是个可怕的东西。

【穹大】监禁十五题01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第一次写兄坑,可能会ooc

※小白笔渣,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01.犯罪者

东方纤云已经不知道在这个黑暗的屋子里呆了几天。

他仅仅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光亮,是在那个男人撂下话之后:“美人,不认罪吗?不认罪的话就做好在这里呆一辈子的准备吧。”

他讨厌黑暗。

他的师弟,印飞星听说就是被关在在黑暗中,发了疯,囚禁在不知名的地方。

好冷,好饿,好渴。

“吱呀”,几天来关闭的门终于打开了,那个绿发的男人提着一盏昏暗的油灯,走了进来,说着同样的话语:“美人,你不认罪吗?”

东方纤云冷笑:“哼,我犯了什么罪,这位大人倒是说来听听?”

他的眼,集中在那盏昏暗的油灯上。他太渴望光了,几天未见光,就让他消瘦了不少。

“美人是有所不知,印飞星的事?”男人笑着,把他唯一的希望掐灭了——那盏灯。

东方纤云顿时陷入了黑暗。他的心,如同得知印飞星关在哪里时那样,“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知道印飞星为什么会发疯吗?”男人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似恶魔在宣判最后的决议,“他得知你跟我上了床之后,就成那个样子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东方纤云仿佛被人敲了当头一棒。他,和那个关了他不知道几天的男人,上了床?

可笑!

男人似乎也不恼:“你仔细想想,三个星期前,你送胜儿回来的那晚,还记得吗?”

龚常胜是他小时极好的玩伴。由于学校的原因,他们只好忍痛各奔东西。难得一次相聚,他提出送他回家的要求。

然后,送他回家后,他似乎接到老板要求送外卖的单子,地点就在胜儿家附近。

然后……

然后?

他不记得了。

“现在知道发生了什么吗?”男人笑了,又把有点点亮。

黑暗的监禁室刹那明亮,东方纤云震惊的脸也愈发明显。

印飞星,因为他……

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进来了,毕恭毕敬地递给男人一张纸:“东方先生,东方纤云的决议书已经出来了,请您过目。”

男人伸出手,捻起那张纸,放在油灯底下仔细查看:“嗯,你先出去吧。”

“告辞。”

打发那人出去,男人抬起眼,对东方纤云说:“想听听什么内容吗?”

不等他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读了起来:“犯罪嫌疑人东方纤云,因间接杀害受害人印飞星,卖淫嫖娼,犯故意杀人罪和嫖娼罪,判处无期徒刑。”

“好了,”他拍拍手,“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

在转身后,他说:“喂,美人,记好了,我叫东方芜穹,东方集团的总裁。”

“嗯,唯一可以放你出去的人。”

说着,他把油灯掐灭了。

监禁室再一次陷入黑暗。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奇葩,看漫画时萌的龚大,看动漫时萌的二大,看了同人后萌穹大了。
或许,以后萌的应该是all大了,尴尬。

【韩张】Who is the killer?

服用说明:

※这里青自,混个眼熟

※小白文笔渣渣,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新杰没有黑化!我爱暴力奶妈!

┌牧师是人间唯一没有感情的人类。

当他们沾染俗世的红尘后,悲怜万物的他们也会举起闪着寒光的刀尖,刺向无辜的凡人。┐

当教堂的钟敲响十二下后,商贩的丧礼正式开始。

“凡世间的灵魂,孤游漂离……愿死者安息。”张新杰站在高高的十字架下,嘴中吐着一成不变的话语,手比了个十字,合十鞠躬。

“牧师先生,我父亲的灵魂,会到天堂吗?”商贩女儿在张新杰朗读完颂词后,泪眼婆娑地扑到他的面前,问道。

张新杰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淡淡地说:“上帝会引领他到他所想的世界。”边说,他的眼也望向门口,半敞着,透着些许光亮。

走了?

多好的机会,能看他一眼。

张新杰失望地转身,失落显而易见。

只有有人过世,他才能看到韩文清一眼。

由于他的工作性质特殊,常年在外地工作,在村中人过世后才有机会回来。

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张新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韩文清,是在韩文清父亲的葬礼上。

他偷偷拉过自己的手,没有他人的那种卑谦,很平静地说:“请帮我的父亲刻上碑文,可以吗?”

若不是知道死去的人是他的父亲,张新杰真的以为他是在说一件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事。

“好。”他难得地点了点头。

他不喜欢刻那些冷冰冰的碑文,对于他,破了例。

自那以后,他的眼就被韩文清的身影抓住了。

因此,当他知道韩文清因为工作无法一直留在这里,那天晚上,他失眠了。

张新杰知道,在喜欢上韩文清之后,自己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牧师了。

牧师,无情无欲,只为渡亡者而生。

呵,可笑。

第二天,张新杰难得出了次教堂,送韩文清离开。

“你什么时候回来?”张新杰抬头看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韩文清,说。

“如果有了白事,我才能回来。工作原因。”韩文清转头看着远方。

“再见。”“再见。”两句普通的话说出了口,仿佛以往的事情,不曾有过。

如果,人们慢慢地走了,他也会回来的吧?

当这个念头在张新杰脑中生根发芽后,他被这个念头死死困着。

韩文清,韩文清,回来,不要走,好吗?

我只是想见他,没有错,我只是想见他!

牧师纯洁的手上,染上了无辜者鲜红的血。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孩,张新杰内心没有一丝罪恶感。

他看着沾满红色的双手,微微颤抖,内心却十分平静。

我只是想见他。

对,我没有错。

执念变成了无尽地囚笼,让张新杰深陷其中。

在他在那个男孩的葬礼上看到韩文清的时候,最后一丝名为理智的东西,崩坏了。

夜深人静,随着鲜活生命的倒下,他的眼,闭了。

明天,又可以见到他了。

好开心呢。

“你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张新杰战栗了。

是韩文清。他目睹了所有的过程。

牧师,高尚的不能再高尚的人,竟然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为什么?”韩文清缓缓向张新杰走去,他不明白,明明一个清心寡欲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因为,想见你啊。

Who is the killer?

I.

骤然转身,张新杰把手中的刀刺向韩文清,正中他的心脏。

韩文清轻轻地看着他,看着他,随着焦距的无法对准,随着身体的倒下。

我,亲手杀了他,我最爱的人。

张新杰瘫坐在地上,没有走回去的力气。

第二天人们发现,他们的牧师,呆呆地坐在两具尸体面前,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润湿了洁白的长袍。

没有人怀疑是张新杰。

他可是最纯洁的牧师啊。

张新杰主持的最后一场葬礼,是韩文清的。

他目送着人们无声地把棺材抬到公墓。

他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一步,两步,蹲下,抚摸光洁的碑面。

他抬起手,刻下两句话:

Who is the killer killed the master?

I,the symbol of purity in the world.

对不起,今天又是干作业的一天。崩溃。




【宣传/苏沐秋生贺组】沐似秋光12h

即使是星芒,我们也觉得闪耀!

夜离晨:

这一次,我们不会忽略这道光。


希望以我渺小的一切,为你写出一个属于你的温暖


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我会努力〔当然以我的沙雕风格是不大可能了〕


洛祁澈.:



他就如一缕秋光,淡淡的穿透窗户。照亮写字台,而你却仅仅是忙忙碌碌没有注意到。




等你注意到时,他已经离开了,留下转瞬即逝的绚烂。




这一次,我们不会再忽略那道光芒了。




沐秋,10.21生日快乐。




【0:00】 @萧声渐起




【2:00】 @是爱魔人团一辈子的祁寒吖




【4:00】 @墨月




【5:20】 @洛祁澈.




【6:00】 @怼江600的叶萱




【8:00】 @怼江600的江予




【10:00】 @洛祁澈.




【10:21】 @夜离晨




【12:00】 @亓欢




【13:14】 @怼江600的游鱼




【14:00】 @【开学长弧】青水自远去




【16:00】 @平生十四化




【18:00】 @北言




【20:00】 @沈槐序




【22:00】 @宁柒




【23:59】 @锦璃一夏




【随机】 @专业吹叶/来口冰meco牛乳茶




——渺小的我们也想为他,创造一个盛世。